早在 2015 年初,巴黎氣候公約還未簽訂之前,Blue City Lab 便已慢慢成形;到了 2016 年,荷蘭提出了 2050 永續計畫,試圖推動荷蘭永續經濟的發展時,Blue City Lab 已開始培育第一批創業團隊。截至 2020 年,Blue City Lab 已培育將近 40 個創業團隊,從一個廢棄游泳池逐漸發展成荷蘭循環經濟的樞紐。

Blue City Lab 鼓勵創業團隊思考,如何創造從搖籃到搖籃(cradle-to-cradle)且健康盈利的永續經濟。有別於傳統經濟模式產生的資源浪費,團隊思考如何將廢料成為新原料來源,或者開發能被環境再度運用的可分解原料。如此一來,一個可再生的循環經濟(regenerative economy)便能就此誕生。

20200208_BlueCity_Programmering_ZeroWasteFestival-
圖片來源:

可自然分解材料

大自然的資源有限,開發可自然分解的材料,是再生經濟的解法之一。Blue Block 研究如何將海藻、微生物纖維素製成可分解材料,代替萬年垃圾塑膠的使用。而最早進駐 BlueCity Lab 的Rotterzwam,則是運用咖啡廢渣進行香菇的培育,並與不同設計團隊研究如何將菌絲(mycelium)培育成類似軟木塞的媒材。

使用生物媒材作為包裝材料或家具,利於其在丟棄時可以回歸大地被環境自然分解。

SEAt-Seaweed-Stool-e1588941996483
運用海藻與廢棄紙材製成的椅子。
圖片來源: Blue Block 官網
Schermafbeelding-2019-02-14-om-12.02.12.png
咖啡渣繁殖的菌絲「長」成可分解建築媒材。後方為材料培養箱。
圖片來源: Blue City Lab 官網

將廢料化作原料

在從搖籃到搖籃的運用上,另一新創團隊 Coffee base 試圖將每年 300 萬頓的咖啡廢渣化作日常用品的材料來源。從筆記本、馬克杯等小型產品,到大型傢俱、燈飾媒材,透過不斷地實驗,將咖啡渣應用其中。至於 Fruitleather 則將廢棄果皮回收製成皮革,減少動物皮革使用的同時,也降低環境代謝廚餘的負擔。MetroPolder 則以專利屋頂 Polderdak® 回收雨水,為企業用水提供永續水循環。

shoe-1024x683-1
以廢棄果皮製成的皮革,成為服飾產業的替代媒材。
圖片來源: Fruitleather 官網
Meubelpaneel-1000x1000-1
從筆記本到大型家具,為咖啡廢渣找到新用途。
圖片來源: Coffee base 官網

幫助企業轉型永續經濟

經過五年的創新歷程,Blue City Lab 瞭解到永續經濟研究成本高、發展較慢,如何讓大型企業搭上這班永續發展列車是最大的困難點。

近年來的創新團隊,更加專注在如何和現有產業鏈合作,創造新的價值鏈,比如 Better Future Factory 協助大企業將商品回收塑膠廢料進行運用,2019 年與荷蘭連鎖商店 HEMA 合作,回收 200 公斤的化妝品塑料,製成 2000 座商品陳列展示台,為 750 家分店省下了材料成本之餘,亦提升了企業永續品牌形象 ; Sustainable Finance Factory 則提供財務顧問服務,協助投資主與產業領先投資永續發展項目。

永續教育

除了讓市場了解再生材料、再生經濟的可行性,Blue City Lab 團隊更深植教育場所,讓未來的產品設計、商業人才積極參與永續經濟的發展。

Better Future Factory 設置塑料回收 3D 列印站,讓年輕世代認識回收塑膠的製程與應用。

近年來,台灣也有 Renato-Lab 等組織企業,致力於輔導企業尋找永續商業模式。隨著各國政府法規更加側重永續發展,企業發展不應僅以盈利(Financial)作為單一指標,而是平衡發展環境(Environmental)與永續(Sustainable Economy)指數。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