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人花費幾百萬美元,只為買一段 10 秒的影片,或是一張 JPEG 圖片,正常人大概都會說這人瘋了吧,這究竟是多大的盤子?

事實上,這樣的人並不少,還有愈來愈多的人前仆後繼,這些看似瘋狂的行為背後,固然有像比特幣投資一樣的非理性狂熱,但也讓人看到了一種改變網路世界現狀的可能性。

一段 10 秒影片,憑什麼賣出 660 萬美元?

最近股市和比特幣的狀況,讓不少投資者欲哭無淚,可在另一個交易市場,卻是截然相反的一番景象。

不久前美國一位藝術收藏家 Pablo Rodriguez-Fraile 以 660 萬美元(約新台幣1.8億元)的價格出售了手上的一件藏品,他去年 10 月購入這件藏品的價格只有 6.7 萬美元,也就說不到半年價值就增長了近 100 倍。

而這件藏品並非什麼古玩名畫,而是數位藝術家 Beeple 創作的一段影片,時長只有 10 秒,這大概也是史上單位時長價格最高的一個影音作品了。

Beeple 十字路口
圖片來源: Beeple

這個作品叫作《十字路口》(Crossroad),影片中一個全身赤裸、有點像川普的「巨人」倒在路邊的草叢裡,身上被塗上各種口號的塗鴉,路過的行人完全無視這個龐然大物。

先不說這段影片有什麼特殊含義,可就像你我一樣,所有使用者都能在網上看到這段影片,為什麼還有人願意花幾百萬買一段 10 秒影片?

這裡需要說明是,這段影片的買家獲得的並不是一個普通的 MP4 檔,而是含有藝術家簽名的加密數位檔,一種叫做 NFT(非同質化代幣)的數位資產。

關於 NFT 在本文下一部分會進行更詳細的介紹,現在你只需要知道,NFT 具有獨一無二、不可篡改、不可複製的特點。換句話說,雖然這段影片可以在網路上無限次傳播,但其實都是「贗品」,買家手上的才是唯一的「真品」。

也正是這種可以被認證的「唯一性」讓這樣的數位藝術作品有了交易價值。

就連有 250 多年歷史的佳士得拍賣行,也加入到這個行列中,不久前首次拍賣了一件 NFT 藝術品——一張由 5,000 張照片拼接而成的圖片。

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
圖片來源:

據報導,這幅作品在拍賣開始的 1 個小時內,就從 100 美元的起拍價叫到了 100 萬美元,經過 124 次競價,最終以 300 萬美元的價格成交。

這幅作品叫做「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同樣出自數位藝術家 Beeple 之手。

Beeple 是 C4D 圈的大神級人物,十分擅長用三維繪圖軟體來進行創作。 他的作品風格被稱為「後末日藝術」(Post-apocalyptic art),通過將流行文化與未來科技元素結合,來反映對當下的思考。

從 2006 年開始,Beeple 發起一個「Everydays」的系列,即每天創作一幅插畫發佈到社交網路上,至今這個系列從未斷更。

前段時間 Beeple 在接受 The Verge 採訪時表示,對他而言這已經成為像每天刷牙吃飯一樣自然的事情,即便在他結婚和孩子出生的日子也沒有中斷。

而這次佳士得拍賣的圖片,正是由「Everydays」系列前 5000 天的作品拼接而成。 但這已經不是 Beeple 第一次透過這種形式來拍賣自己的作品了。

去年 12 月,Beeple 就嘗試將自己的作品以 NFT 的形式放到區塊鏈藝術平臺 Nifty Gateway 上拍賣,最終 22 幅作品全被拍下,最貴的一件作品以 77 萬美元售出,所有作品總價達到 350 萬美元。

作為一名數位藝術家,Beeple 雖然知名度非常高,但實際很難直接出售自己在虛擬世界創作的作品,往往需要與品牌聯名,以實物作為載體才能變成商品。

2019 年 LV 的春夏系列中就有 13 件衣服印上了 Beeple「Everydays」作品的圖案,包括之前和 UNIQLO 聯名的 KAWS 也是類似,儘管作品可能被拍出天價,但如果只是 0 和 1 組成數位形態,卻分文不值。

 LOUIS VUITTON
圖片來源:

不過,如今 NFT 的出現正在改變這一切,它可以讓只存在於網路的數位藝術作品,擁有和《蒙娜麗莎》同等的價值,藝術再無實體和虛擬之分。

讓數位藝術紅起來的 NFT 是什麼?

為什麼 NFT 有這麼大的魔力,讓一段影片、一張圖片賣出天價?

「NFT」可以翻譯為非同質化代幣,是區塊鏈領域的一種數位資產,你可能會聯想到比特幣,但兩者有著本質上的不同。

比特幣和我們平時使用的貨幣一樣,任意兩張百元鈔票價值是完全一樣的,一張百元鈔也兌換成多張面值更小的鈔票。

而「NFT」則是唯一且不可替代的,這就是「非同質性」。 每一份 NFT 所代表的數位資產都具備獨特的價值,不能直接兌換其他 NFT ,也不能拆分出售。

Nifty Gateway 創始人 Griffin Cock Foster 曾這樣描述 NFT 的特點

想像一下,當你買了一雙昂貴的 AJ 球鞋之後,就算 NIKE 倒閉了,你的球鞋也不會從你的鞋櫃中消失;那為什麼遊戲內的資產,比如角色皮膚在遊戲公司倒閉后你就無法擁有了呢?

NFT 上次為大眾所知,是在 2018 年,一個叫作「CryptoKitties」區塊鏈養貓的遊戲走紅網路,玩家收集和餵養的每一隻虛擬貓咪,都是以 NFT 的形式承載,NFT 讓每隻貓咪在虛擬世界擁有了獨一無二的「基因組」。

CryptoKitties
圖片來源:

而最近 NFT 的再度走紅則是從一個叫 NBA Top Shot 的平台開始,NBA 球星卡和精選影片被製作成 NFT 的形式供用戶購買和交易。

在 NBA Top Shot 推出 5 個月時,已經吸引了超過 10 萬名買家,銷售額接近 2.5 億美元。 目前最貴的一筆交易,是勒布朗·詹姆斯一段扣籃的影片,被一位使用者以 20 萬 8,000 美元的價格買下。

NFT 在網路上的曝光在最近幾周異常頻繁,除了 Beeple 的作品,埃隆·馬斯克女友 Grimes 也以 NFT 形式在網上出售包括原創 MV 在內的一系列數位藝術品,20 分鐘就賣出了 600 萬美元。

另外在網路上流行多年的彩虹貓 Nyan Cat 表情包,其原創者 Chris Torres 將重製版通過加密藝術平臺 Foundation 拍賣,最終以 300 乙太幣成交,折合價值約 59 萬美元。

透過 NFT,這些創作者除了讓自己的作品價值擺脫物理媒介的限制,而且在第一次售出後,作品此後每次轉手交易,創作者也都能獲得一定比例的佣金,這也是愈來愈多創作者擁抱 NFT 的重要原因。

在佳士得戰後及當代藝術專家 Noah Davis 看來,NFT 在以一種相當激進的方式使藝術收藏民主化。

NFT 可以為數位藝術賦予價值,這為不受物理限制束縛的媒介打開了一扇擁有無限可能的大門。

網路時代的安迪・沃荷

上述這類在區塊鏈上認證,並用加密貨幣進行交易的藝術作品,都被稱為 Crypto Art(加密藝術),這幾年逐漸成為一種新的創意媒介。

「加密藝術」的興起不僅可以説明數位藝術創作者更好地體現價值,更重要的是能讓很多創作者完成傳統物理媒介上無法實現的創意,數位藝術不再只是物理世界作品的線上化。

其中 AsyncArt 是最能體現這個特點的一個實驗性藝術運動,透過 NFT 等區塊鏈技術來讓探討「藝術如何被程式設計」。

AsyncArt 的數位藝術作品並不是由一個人完成,而是分為了 Master(主畫布)和 Layer(圖層),每個圖層都可以被不同的創作者修改,並成為獨立的 NFT。

First Suppe
圖片來源:

比如 AsyncArt 的第一幅作品 First Suppe(最初的晚餐),這幅模仿名畫《最後的晚餐》的作品共有 22 個圖層組成,人物、背景、裝飾等元素都對應著不同的圖層。

有人曾計算, First Suppe 至少有 313 億種不同的圖層組合可能,如果每一秒變化一次圖層,看完這幅作品的全部形態,需要近 1000 年的時間。

這讓我想起來前幾年愚人節 Reddit 發起的一個活動,在一塊空白的巨大畫布上,使用者每隔一段時間可以選一種顏色,在上面點一個點,活動限時為 72 小時。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世界各地不同種族膚色的網友自發組織起來,完成了一幅幅令人驚豔的作品,成為網路上一個奇跡般的行為藝術,正如霍炬所說

如今世界走向孤立主義的時代,這個無數人共同創建、貢獻、完善、創意的專案,這個從一開始就充滿了不同背景人群的互助、聯盟的專案,它給了我難以形容的感動。

上述可程式設計的加密藝術也是如此,這是網路的去中心化在數字藝術中的體現。 數位文藝復興基金會董事總經理曹寅認為,可程式設計加密藝術是一場平權運動,它讓德國著名當代藝術家博伊斯「人人都是藝術家」的構想不再只是一個口號。

曾舉辦過多場加密藝術展覽的 SuperRare 策展人 An 則在一篇文章中指出,如果安迪沃霍爾活到現在,他肯定會用數位貨幣創作波普藝術。

網路時代的安迪沃霍爾一定會來自加密藝術世界。

NFT 給數位藝術賦予了新的價值,然而它給網路帶來的可能性還不止於此。

NFT 未來的可能性

目前 NFT 因為應用在數位藝術領域而逐漸為人所知,但還是相對小眾,不過未來 NFT 還有可能應用到更多領域。

NFT 可以對現實世界和虛擬世界的所有資產代幣化,並證明其擁有權。在愈來愈多消費走向數位化的當下,我們往往不再擁有數字資產的擁有權,而只是一段時間的使用權。

在線下和線上結合愈來愈緊密的趨勢下,數字資產也將成為每個人愈加重要的財產。 但數位內容能輕易被複製的缺陷是一個問題,就像 Nifty Gateway 創始人 Tyler Winklevoss 所說:

在你用區塊鏈之前,1 和 0 是沒有稀缺性的。

比如對於在線音樂影視等一直深受盜版問題困擾的數字內容,NFT 有望提供一種新的可能性。

去年已經有一個基於區塊鏈的音樂 NFT 平臺 ROCKI 推出市場,不僅可以解決創作者的數位版權問題,還帶來了新的收入來源和粉絲互動方式,因此吸引了不少音樂人加入。

ROCKI
圖片來源:

阿姆斯特丹大學數位人文科學助理教授 Giovanni Colavizza 表示:「代幣化可以使我們能夠改變以前藝術品創造和交流價值的方式。 」

當然 NFT 作為一種新生事物,本身也並不完美。比如基於區塊鏈的交易往往不受現有金融監管體系的約束,存在一定的風險。

此外雖說 NFT 擁有不可篡改、獨一無二的特性,理論上將永存於虛擬世界。然而現在可用的儲存介質最長的壽命最多才約 60 年,數字資產的保存依舊離不開物理媒介。

如同人工智慧、人臉識別一樣,新技術總是與各種問題如影隨形。可這並不妨礙我們對 NFT 的未來抱有期待,一個新的數位世界正在誕生。

本文轉自《愛范兒

作者介紹 |

愛范兒 ifanr

合作轉載

愛范兒連接全球創新者及消費者,跨界技術、文化、消費及創新,致力消費科技領域的產業評論、產品報導及社群連接,創造高品質的消費樂趣。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