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想看藝文表演,你買票都在哪裡找?

營運 17 年的「兩廳院售票」在本週三(3 月 31 日)正式走入歷史,由兩廳院和廣達電腦斥資 5,000 萬元,聯手耗時一年半打造的「OPENTIX 兩廳院文化生活」接任。

「在雲端上賣票後就有大數據,兩廳院有最多的團體、最多的節目,數據也是最大的,可以做很多後續的資料分析,甚至成為訂定新政策的依據!」廣達電腦董事長林百里在出席 OPENTIX 上線記者會時說道。

「兩廳院售票」自 2004 年啟用,這 15 年來,每一年約有 15 萬名會員購買藝文表演票券,平均售出 179 萬張票券、服務 6,000 場演出,是台灣最重要的藝文售票平台。但是,在兩廳院的藍圖中,OPENTIX 不再僅僅是售票平台,更晉升成為一個「藝文社群」,甚至是一間包羅萬象的「藝文購物廣場」。

OPENTIX  林百里 李永得 朱宗慶
在上線記者會上,廣達電腦董事長林百里(左)、文化部部長李永得(中)和國家表演藝術中心董事長朱宗慶(右)一同出席。
圖片來源:

OPENTIX要開發「蛋白區觀眾」

打開 OPENTIX 的 APP,不難發現除了既有的「藝術」類表演外,販售票券已經擴大至「電影」、「展覽」、「影展」、「博物館」、「流行音樂」、「文創」等領域,包括台北市立美術館、高雄市立美術館、奇美博物館、台北流行音樂中心,甚至是台北電影節的票券,未來都將在平台上販售。

「我們現階段最重要的課題就是開發新的觀眾,過去觀眾確實沒有如我們期待的在成長。如果每一個領域都開發一些新的TA,我們還能不能走得更出去一些?」

國家兩廳院劉怡汝總監透露,兩廳院現在的重點在觸及「蛋白區觀眾」,撇開一年看三場以上的「蛋黃區觀眾」不說,OPENTIX 是接觸第一次進入表演藝術領域 TA 很好的工具。

一來,現在的消費者雜食性強;再者,如今的表演藝術形式也不再固定單一,戲劇夾雜舞蹈、音樂結合展覽,「有一些人不習慣售票系統、不習慣藝文表演,但可能喜歡獨立音樂,他會不會因為來買獨立音樂的票,逛一逛後,順便也買一場藝文演出的票?」

OPENTIX 接下來還將販售文創周邊商品,觸及面向又將進一步擴大。

在歷經 4~5 個月的試營運、內部更新了 52 個版本,OPENTIX 會員人數已近 10 萬人,官方透露,這些會員和舊系統有八成重疊,還是吸引到了兩成的新用戶,共計已賣出約 40 萬張票。

OPENTIX
OPENTIX 如今已累積10萬名會員。
圖片來源:

另一大重點,則是「會員代管服務」。

簡單來說,OPENTIX 就像一間大賣場,每一個藝文機構除了可以讓自己票券,散在不同類別中進行販售,也可以在平台上開一間專屬於自己的「店面」,保有自己設計的形象、有自己的門面,在繳付上架維護費後,兩廳院則會統一幫忙建置一套就要價幾百萬的會員系統,並進行管理,包括會員名單管理、電子報、行銷優惠、數據分析⋯⋯等等。

細數目前合作對象,包括台中國家歌劇院、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NSO 國家交響樂團、臺灣戲曲中心、台北市城市舞台、大稻埕戲苑、文山劇場。未來 OPENTIX 也將推出新功能,讓觀眾可收藏喜愛的演出團隊,主辦單位將能更有效的行銷與圈粉。

百萬人的藝文消費數據,數據用在文化策略的下一步⋯

OPENTIX 最重要、也最後的一環, 是消費者留下的龐大使用數據。

過去台灣許多的表演藝術數據調查,多是仰賴「兩廳院售票」系統的統計,而 OPENTIX 也將繼續定期做數據發表外,還將開課教表演團體解讀數據,以利調整表演內容、吸引更多觀眾買票,更將把數據打包,提供給文化部。

「這些文化消費行為留下珍貴的『大數據』,透過廣達的 AI 機制,可以做出很多分析,這對文化部而言太重要了!文化部作任何決策,我們必須知道是否能用在愛好者及藝文團隊身上,我們需要數字的回饋,而非憑空想像。」文化部長李永得說道。

藝FUN券
2020年文化部推出的藝FUN券,一共 327 萬筆文化消費行為的資料,將被整理後二次利用。
圖片來源:

數據在文化政策、策略擬定上的應用,也將進一步加大。

以文化部自身而例,2020 年推出的「藝 FUN 券」也搜集了 327 萬筆文化消費行為的資料,文化部已經將這個資料我們已經去識別化,準備開放給所有藝文團隊、研究團隊及學校做研究運用,可能將成為台灣史以來最大筆的藝文消費資料。

本文轉載自《數位時代

作者介紹 |

數位時代

1999年開始以雜誌型態出發,聚焦科技財經領域的「新趨勢、新觀念、新人物和新商業模式」的報導。現今已成為橫跨平面與數位載體、結合內容與社群聚集、並且提供知識學習服務的科技媒體品牌;繼續為讀者尋找新經濟的下一個關鍵,為下一步發展預作準備。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