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算過自己訂閱了哪些電子報嗎?如果你有訂閱付費電子報的習慣,你可能聽過一個快速竄紅的電子報訂閱平臺「Substack」。Substack 今年(2021 年)三月拿到 6 千 5 百萬美元(約新台幣 18.5 億元)募資,由知名矽谷創投 Andreessen Horowitz 領投,估值達 6.5 億美元(約新台幣 185 億元),科技巨頭 Facebook、Twitter 在 2020 年時紛紛宣布加入這個電子報戰場,人們也開始注意到電子報即將帶來了媒體革命。

創辦於 2017 年的 Substack 是一個提供創作者寫作的電子報平台,創作者可以提供免費或是付費的訂閱內容,2020 年 Substack 知名度大增,因為疫情關係,媒體產業受到影響,許多位記者因此離開原本的傳統媒體集團,跳到 Substack 成為全職寫作者,例如《The Verge》的 Casey Newton、《BuzzFeed》的 Alex Kantrowitz,也有不少記者則是以此來經營副業,增加自己額外的收入。

如果是訂閱 Substack 付費內容,平台規定最低費用一個月 5 美元(約新台幣 150 元),或一年 30 美元(約新台幣 900 元),平台會從每個創作者的營收中抽成 10%。Substack 的商業模式其實並不特別,共同創辦人 Chris Best 曾在節目訪談中提到,他們是受到知名科技商業分析電子報 Stratechery 啟發,而有了付費電子報的概念。

Stratechery 創辦於 2014 年由矽谷知名分析師 Ben Thompson 所打造,該電子報每天提供一週四篇付費文章,另外每週一篇免費文章,有人推估其 2020 年營收約 300 萬美元(約新台幣 8,600 萬元)。

Stratechery
知名科技商業分析師 Ben Thompson 的電子報平台 Stratechery。
圖片來源:

被控對少數族群不友善,平台怎麼面對爭議?

不過 Substack 近期引發了爭議,一名部落客 Jude Ellison Sady Doyle 揭露了 Substack 會特別與一些具有網路聲量的創作者合作,而那些人對跨性別人士及女性非常不友善。

Newsletter
Jude Ellison Sady Doyle 發表關於 Substack 的評論。
圖片來源:

共同創辦人 Chris Best 則在一篇文章中反擊,他提到 Substack 專業計畫合作的對象,大部分是女性,而且超過三分之一不是白人。

關於這個「秘密專案計畫」,共同創辦人 Hamish McKenzie 也發表聲明,提到 Substack 的確正在開發與頂級創作者合作的商業模式,稱為「Substack Pro program」方案,平台會先給合作的創作者一筆費用(或稱為「預付款」,Advanced Payment),再從營收中抽成 15%,到了第二年平台不會再給創作者金錢,平台也只會從營收中抽 10%,這項商業模式是為了吸引更多自帶流量的創作者到 Substack 上寫作,不過仍在初步階段,至今也還沒揭露這些合作對象的名單。

其實,科技巨頭像是 YouTube、Facebook、TikTok 一直都是透過讓使用者為平台產生內容的商業模式運作,但也會積極與有影響力的創作者提出合作,像是 YouTube 就曾主動與知名歌手 Modana 跟 Jay-Z 合作;Facebook 在 2016 年時也曾為了宣傳新推出的功能「Facebook Live」,付錢給一些主流媒體希望他們能利用自己的網路聲量幫忙宣傳,這些媒體包含了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BuzzFeed 還有赫芬頓郵報哈芬登郵報(the Huffington Post,現已改名為 HuffPost)等。

Substack 的商業模式不只引起這個爭議,另外有人認為 Substack 上一些創作者的內容偏頗,平台也該負起相關責任。關於這個爭議 Substack 則在自己的部落格上發表聲明,他們認為平台其實不需負擔審查機制,因為讀者其實擁有權力決定要訂閱哪一位寫作者,但平台仍然有內容規範,例如創作者的寫作不可以有騷擾、威脅、有害、違法等內容出現。

創辦初衷很簡單,奪回注意力而已

Substack 三位共同創辦人當初觀察到人們因為在社群媒體浪費了大量時間,吸收了碎片化的知識,希望能幫助人們從資訊爆炸的世代奪回注意力,因此打造了 Substack 這個訂閱制電子報平台,提供讀者與創作者更安靜、更具互動性的空間,沒有五花八門的廣告、自動播放的影片、滑不完的動態消息,讀者能夠決定自己真正想吸收的資訊。目前平台上已經有五十萬個訂閱制電子報,前十名頂級創作者一年總營收超過 1,500 萬美元(約新台幣 4.2 億元)。

Substack 小心了,科技巨頭來了!

Substack 這一路以來的好成績,其實也證明了人們越來越希望從社群媒體中奪回自己的注意力,社群巨頭似乎也注意到這件事情,紛紛宣布要進軍電子報市場,譬如 Twitter 在今年(2021 年)一月時收購了電子報服務商 Revue,二月時有人發現 Twitter 的網頁版 App 在偷偷測試 Newsletter 功能;Facebook 也在今年四月時宣布將推出電子報服務,不但免費,還可以在個人頁面上放上不限文字的內容,包含影音、照片等,Facebook 甚至有意打造推薦系統,幫助創作者、讀者找到喜愛的、客製化內容。

Facebook、Twitter 會加入這場戰局其實不意外,因為 Substack 有一大部分的使用者都是從 Twitter 跟 Facebook 上來的,《Recode》主編 Peter Kafka 在他的 Twitter 上揭露了這件事,另外《The Verge》報導中則提到一位年收約百萬美元的 Substack 創作者 Heather Cox Richardson,他的 140 萬訂閱戶有絕大部分是從 Facebook 上來的。

Newsletter
Perter Kafka 提到 Substack 一部分的使用者是從 Twitter 上來的。
圖片來源:

科技巨頭劍指 Susbstack,叫陣意味濃厚

Facebook、Twitter 推出電子報服務時,其實就是劍指 Substack 所佔據的電子報市場,Substack 則是展示出「主人」的氣度,大方歡迎兩個強勁的競爭者加入,部落格甚至為此出了一篇文章,標題就寫上「Facebook、Twitter,我們真心誠意地歡迎你。(Welcome, Facebook and Twitter. Seriously.)」

Substack 共同創辦人 Hamish McKenzie 曾在自己的 Twitter 上轉推過相關新聞,當 Twitter 宣布推出電子報服務時,他比喻這就像是通用汽車(General Motors)推出電動車 Bolt 一樣,乍看並不清楚他的意味如何,不過他之後就在 Substack 部落格的文章中說明,其實自己是真心地樂見科技巨頭們加入訂閱制電子報市場,他認為有這樣的良性競爭能幫助到更多獨立創作者推出好內容,媒體產業也有更好的發展。

Hamish McKenzie 除了在文章中對科技巨頭表示歡迎,也不忘呼籲未來的對手們要把內容主導權還給每個創作者,別利用 AI 技術干預內容生產,頗有叫陣意味。

雖然 Twitter 跟 Facebook 進場時間稍晚,但他們的資產雄厚,也能提供創作者更多優惠,譬如 Twitter 宣布其電子報平台,只會從創作者的營收中抽 5%,這是 Substack 價格的一半;Facebook 則沒有公佈收費細節,也有可能不抽成改採取其他獲利模式。距離兩位社交媒體老大正式上場還有段視間,Substack 如何加緊腳步拉開差距,又該選擇什麼武器作戰?Facebook 跟 Twitter 進軍這個電子報市場後是否還會再重洗排名,成為大家關注的焦點。

參考資料:SubstackThe VergeAxiosTechCrunchRecode

本文轉載自《創業小聚

作者介紹 |

創業小聚

2011年起《數位時代》開始以Meet社群品牌推動創業家們的交流連結。從新創團隊的採訪報導、創業小聚月會的分享、產業沙龍的分享, 提供創新與創業社群相互分享與媒合的平台。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