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疫情爆發以來,攝影師托馬斯(Karyn Thomas)就沒離開過澳洲,但她卻有機會追逐南極天空的極光!

根據《BBC》報導,澳洲奇穆冒險公司(Chimu Adventures)租下了澳洲航空閒置的客機,從雪梨機場起飛後,歷經十小時的飛行,再飛回原點降落。「但感覺我們還是離開並經歷一趟冒險!」托馬斯說。

疫情期間,人們無法出國,卻又想享受飛行樂趣的需求,讓航空公司們創意大爆發,推出各種無目的飛行、航空餐體驗等方案,企圖搶下這波「想出國」商機!

各式各樣的「航空體驗」大受歡迎

不只追極光,根據《彭博》,澳洲航空公司去年就推出「橫跨澳洲」的航班,讓旅客搭著飛機飛過澳洲重要地標,再回到原本的機場降落。

該航空公司指出,有別於平常總是飛在 3 萬英呎的高空上,在這趟旅途中,飛機會特別下降到 4,000 英呎左右,讓旅客有更好的視野俯瞰景色,該航班的座位不到 10 分鐘就售罄了。

shutterstock_382913692_First class_airplane.jpg
圖片來源:

另外,新加坡航空(Singapore Airlines)也因疫情衝擊,旗下 19 架巨無霸客機 A380 無客可載,為了不讓飛機閒置,該公司讓它搖身一變成為一家餐廳。

新航依據艙等,推出價格從 53.5 新加坡元至 642 新加坡元(約新台幣 1,128 元至 13,539 元)的套餐。去年 9 月份開賣時,只花了半小時就銷售一空。《彭博》分析,有些客人平常不見得願意花高價搭乘商務艙,但疫情中只需花相對小的金額,就能體驗,激起買氣。

日本的全日空也推出了類似的體驗項目:它在東京羽田機場的波音777客機上開設了一家新餐廳,「頭等艙」的餐費最高可達 59,800 日圓。

全日空公司企業公關經理 Ryu Arashi 解釋道,這類活動讓航空公司可以利用現有資產創造收入的新機會,並同時與客人產生互動。

這些「航空體驗」如雨後春筍般的崛起,《旅遊行為經濟學》(Behavioural Economics for Tourism)一書的作者米萊娜·尼科洛娃(Milena Nikolova)認為,這些體驗是可以讓品牌保持活躍,並佔據顧客心理的好方法。

「危機就是轉機,透過體驗活動,讓品牌形象更鮮明,日後旅遊市場復甦時,競爭定會相當激烈,這些投資都可能是航空公司未來的資本。」尼科洛娃告訴《BBC》。

為什麼這些「體驗」這麼吸引人?專家:讓人連結到疫情前的「自由」

仔細想想,過去出國旅遊時,搭飛機恐怕是整趟旅程中,最不愜意的,但為什麼這些航空體驗、飛機餐,卻在疫情期間大受歡迎呢?

capturing-the-human-heart-TrhLCn1abMU-unsplash.jpe
圖片來源:

大氣研究集團(Atmosphere Research Group)的旅遊業分析師哈特維爾德(Henry Harteveldt)認為,「飛機」背後代表的是疫情前探索的自由、經營生意的自由和不受束縛的自由,「它們是與前疫情時代的象徵連結。」

不過,尼科洛娃認為,這些活動在疫情趨緩後,會很快消失,也不會因此產生真的熱愛「航空體驗」的粉絲。她表示,在解禁初期,人們或許還會享受前幾次的飛行,但是會有許多新的衛生規範,將根本地改變飛行舒適感,就像「911 襲擊事件」後的新安全規範一樣。

然而,以現階段而言,當人們坐上飛機解解悶,享受一場昂貴的機艙體驗,甚至是一頓盛在鋁製托盤裏的快餐,已經被證明是一種有益的方式來緩解無法旅行的焦慮,或單純讓人放縱一下,逃避現實。

資料來源:BBCBloomberg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