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新冠疫情造成的全球停工與物流中斷,為企業的經營帶來巨大打擊,而在 2021 年,業者依然沒有太多樂觀的本錢,全球疫情的再度升溫已為生產活動及供應鏈的穩定帶來衝擊,例如近日印度的疫情升溫就大大影響了全球海運的運作。

在充滿未知與變數的未來中,如何發展智慧製造體系增加供應鏈能見度、提高勞動力敏捷性,以弭平營運風險和財務風險,成為業者關注的焦點。

與其單打獨鬥,不如創建生態系

儘管不少企業認同當前環境需要加速智慧製造能力的建立,個別廠商卻往往難以自行維持高速轉型的步調,其中一部份的原因要歸咎於智慧製造本身的複雜性。當今的製造商必須以更快的速度生產更相關、更好的產品,然而,利用新興科技和非傳統人才來發展新生產流程,風險很高,需考量資安、底層軟硬體系統建置、組織治理與人才培育等數個面向。由於這個議題如此複雜,大多數製造商還來不及釐清上述所有領域,儘管其企業的未來成功可能取決於此。

另一方面,如果製造商能夠與供應商/解決方案商建立緊密關係,建立一個標準化且相互連結的生態系,情況則截然不同。生態系可以促進更快的數位轉型,為公司提供短期成長和長期戰略性利益,甚至可能直接影響財務績效。Deloitte 針對《財富》前 500 大企業中製造商的分析顯示,擁有 15 個以上策略聯盟的企業,其在 2019 年的收入同比增長是聯盟數量少於 15 個的企業的兩倍。而在另一項調查中,Deloitte 發現 85% 的受訪企業高層相信生態系對於自身事業的競爭力有重要的影響。

誰是製造商的得力拍檔

現在我們明白建立或參與智慧製造生態系,對於製造企業的數位化進程有關鍵性的影響,不過話說回來,又有誰是屬於這個生態系中的一員?這個答案可能跟每個企業在數位化旅程中所處的位置,以及該企業在產業價值鏈中的角色有關,因此每個企業對於生態系中應該包含哪些角色,可能都有微妙的不同看法。

就 Deloitte 而言,在最新的《2020 Deloitte and MAPI Smart manufacturing ecosystem study》報告中,我們將智慧製造生態系的夥伴歸納為 13 種不同的角色,包含了政府機構、工業 4.0 解決方案提供者、專業服務/諮詢提供者等公私部門的參與者(請見以下圖)。

該研究顯示,企業的生態系夥伴並非一成不變,聚焦重點各異的廠商,可透過選擇不同類型的合作夥伴推動理想的成果。例如,對於聚焦於「內部需求」的企業,最常見的合作對象包括企業 IT、OT 供應商和自動化/機器人供應商;另一方面,對於聚焦於參與生態系獲益的企業,儘管他們也會與企業軟體及 OT 供應商合作,但是他們卻有四倍高的可能性與工業 4.0 技術(雲端、物聯網、分析科技)的供應商合作。接受調查的企業表明,他們的確從建立合作夥伴的努力中得到更高回報。

參與生態系的廠商表示更容易與夥伴建立合作鏈結並得到更多回報。
參與生態系的廠商表示更容易與夥伴建立合作鏈結並得到更多回報。
圖片來源:

回到台灣:穩扎腳步,先強化基礎能力

回到台灣,智慧製造生態系的發展相比於國外尚處於起步狀態。儘管目前規模不大,但在上述 13 個生態系角色都已有業者或組織在整合,預估隨著疫情及供應鏈重構等驅力推動,將可加速整體轉型進度。

另一方面,在勤業眾信與科技部人工智慧製造系統研究中心共同發佈的《台灣智慧製造關鍵能力調查》報告中,看到許多本地中小企業尚處於數位化的起步階段,建議此時應該站穩腳步,先強化人才儲備與培養、底層軟硬體系統建置、資訊安全等基礎能力,為未來數位轉型的規模化與生態系建立預做準備。

作者介紹 |

鄭興

勤業眾信管理顧問諮詢服務部執行副總經理

現任勤業眾信管理顧問部門執行副總經理,同時擔任汽車產業負責人。具備超過 24 年的管理顧問經驗,專精於企業績效管理、成本與獲利管理、財會功能轉型、營運流程改善等顧問諮詢。服務的客戶涵蓋各產業的領導企業,包括高科技及製造業、金融服務業、消費產業等,提供客戶全面且具附加價值的服務以提升企業績效與永續經營的能力。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