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去年起,「線上課程」受惠於疫情下的隔離需求而逐漸受到關注,如線上學習平台 Coursera 去年修習「學位課程」的學生,就較 2019 年多了 91%。「3 月中以來,我們已有 2,400 萬人首次註冊。」該平台執行長傑夫·馬喬卡達(Jeff Maggioncalda)表示,這數字與去年同期相比,暴增了 320%。

隨著愈來愈多學生往線上移動,將有機會翻轉人們一直以來對「線上學位」的誤解。

遠距教學的普及,讓大家明白「線上學位」不應該是次等的

事實上,「數位學習」自電腦普及以來,就不是新玩意,過去也有許多大學設有「線上學位」(全程在網路、遠端進行的學士或碩士課程),但它始終被視為「次等」或是相較於線下課程是較輕鬆的學習習方式。

「與傳統學位相比,人們也許會覺得我們的學位是可以輕鬆取得的。」樂陶(Abigail Gomes Leitao)是倫敦大學資工系的線上學位的學生,她接受《BBC》採訪時表示,還是擔心未來雇主會低估她的學歷。

遠距教學_線上教學
圖片來源:

線上學位平台 edX 執行長梅德羅斯(Adam Medros)表示,過去大學確實會為了區隔線上和線下的學程,刻意用名稱來劃分兩者,「你會看到大學在網路學位前面加個『i』或是『e』,像是『iMBA』或『eMasters』,來保護自己實體校園的品牌和名氣。」

但是,她同時也樂觀的認為,此次疫情催化人們習慣線上學習,未來線上線下學位的界線也會變模糊。英國高等教育政策研究所政策和宣傳總監休伊特(Rachel Hewitt)同樣指出,「疫情後,我們了解線上學習的必要性,某些偏見可能會逐漸淡化。」

哥倫比亞大學師範學院教育成本效益研究中心副主任霍蘭斯(Fiona Hollands)也用「購物」巧妙比喻未來線上線下學位之間的關係,「人們將不再關注你是在『網路電商』還是『實體門市』得到東西,而更在乎品牌。」

她也認為,過去很多不願加入數位教學行列的大學,如今面對疫情也必須這麼做,所以大家都多少開始開發網路課程,疫情會是讓世界對遠距教育改觀的契機。

(延伸閱讀:教育場域大扭轉!學位、才藝通通線上學,停課後遠距教學成為王道

線上學位不跟傳統大學搶學生,同學大多是 30 歲以上的「在職者」

線上學位變得搶手,除了實體校園關閉之外,另一個原因是疫情期間,推進企業削減成本、提高自動化程度,勢必有些職業會消失在求職市場中。人資顧問公司任仕達(Randstad US)北美執行長費查克(Karen Fichuk)說:「大規模提高技能和再培訓的需求迫切,人們可能都需要學習新技能。」

因此許多在職者,也會想藉由線上學位再深造,或是精進自己的職能。根據 Coursera 的數據,於該平台上修習碩士學位的學生年齡,不是 20 幾歲,而是落在大約 30 至 40 歲之間。美國史蒂文斯理工學院院長法瓦爾登(Nariman Farvarden)在針對該校發展線上學位的一篇文章中也指出,參加網路碩士課程的學生年齡落在 33 歲,其中有 76% 的人每週都還要工作 30 個小時。

法瓦爾登認為,各大學應該善加利用這股線上學位的趨勢,把它當成接觸更多學生的機會,而非搶學生的勁敵。

(延伸閱讀:全台進入「遠距模式」,除了筆電、視訊鏡頭廠,還有誰能搶到遠距商機?

Google 也回應「新職能」需求,推線上證書計畫

除了學校開設課程之外,美國科技巨頭 Google 也回應人們需要培養「新職能」的需求,推出新的線上證書計畫,共有三個項目:數據分析、專案管理和用戶體驗設計。

Google Professional Certificates
圖片來源:

這些課程是由 Google 的員工設計,並擔任講師上課,完成課程需要花 3 到 6 個月不等,且被 Google 視為等同該公司相關職位技能所需之大學學歷。

該公司副總裁蓋維爾伯(Lisa Gevelber)表示,這不會替 Google 帶來營收,其課程同樣透過 Coursera 平台授課,價格為一個月 49 元美金,相當平價,「我們會確保所有想上課的人都負擔得起課程費用。」

根據《CNBC》報導,有專家認為,比起拿一個真正的「學位」,像這樣低成本的證書計畫,參與平台和企業合作的課程,獲得當下最熱門的職場實務技能,是未來進修的新市場。同時它也是一種弭平將學就業資源不平等的工具,可以改善那些沒辦法拿到大學文憑的人的就業前景。

事實上,Google 早在 2018 年就曾為那些對資訊工程感興趣的人推出類似的證書計劃,最後獲得資工證書的人中有 58% 是黑人、拉丁裔、女性或退伍軍人,Google 聲稱,有 80% 的參與者表示參加該課程幫助他們在六個月內讓自己找到工作,或是提高了自己的職位。

資料來源:University BusinessCNBCBBC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