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嚴峻,全民宅在家,對獨居的人來說,少了上班一起哈拉的同事,週末也沒有朋友聚會,格外孤單。很多人會選擇養隻寵物陪伴自己,「在我的朋友圈中,至少有五個人開始養狗。」美國維吉尼亞州的一名老師凱拉克維克斯(Tess Karaskevicus)告訴《華盛頓郵報》,「一直保持社交距離,有寵物作伴也好。」

從國外的經驗來看,去年 3 月中旬美國疫情爆發後,寵物飼養需求突然飆升,到了去年 7 月,達到供不應求的高峰期。舉凡收容所、非營利救援機構、寵物商店等,都反應消費者的寵物狗需求,比狗狗的數量還要多。

(延伸閱讀:毛孩數量一舉超越小朋友!年產值 580 億的背後有哪些新商業模式可以學習?

不過在台灣有很多租屋族養寵物不是那麼方便,可能是房東不允許,或本身對寵物毛髮過敏,又或者是負擔不起養寵物的各項開支等。對於這群想要有寵物陪伴,卻不能真的養寵物的人,「虛擬寵物」就成了一個好選擇,也是種另類的寵物商機。

機器貓尾巴靠墊、機器貓讓無法養貓者也能當「貓奴」

由日本機器人研發公司愉快工學(Yukai Engineering)打造的 Qoobo 貓尾抱枕,就是「虛擬寵物」的一種。它被設計成圓型,配上一條長尾巴,乍看就像一坨蜷曲的貓咪,外層鋪上軟綿綿的毛,裡頭則設置感應器,尾巴會隨著人們不同的撫摸力道,或是拍打方式,對應不同的擺動幅度及速度,讓人感覺像在和真實的貓咪互動,產生滿足感、療癒身心。

QOOBO
QOOBO
圖片來源:

另外,中國新創團隊大象機器人(Elephant Robotics)也推出仿真機器貓 MarsCat,為世界第一款仿生(bionic)寵物貓。其重約 2.5 公斤,配備 16 個伺服馬達及 6 個觸碰感應器,鼻子還裝有 500 萬像素相機。

根據程式編寫碼不同,每隻 MarsCat 機器貓都有自己的個性,就像真貓一樣會跑會跳,能伸展、踩踏,也有可能會搗亂。而除了「原廠」設定好的性格外,貓奴們也能運用開放式 API,自己為機器貓咪編寫程式,形塑主子獨特的性格,名符其實的「貓如其主」。

MarsCat 具有響應性和交互性,可與人握手,就像真的寵物一樣。
圖片來源:

除了上述兩款外,日本松下(Panasonic)近期也推出一款機器寵物 Nicobo。Nicobo 的外型與 Qoobo 有著異曲同工之妙,皆是圓圓的身軀配上可動的尾巴,不過 Nicobo 除了觸碰感應外,還能辨識人臉與聲音並判斷面對人的方向。

值得一提的是,Nicobo 的設計不像其他有目的性的機器人那樣,追求高速運算及實用性,而是透過嗜睡、有胃脹氣問題等「人設」展現「柔弱」與「缺陷」,讓「主人」放下防備,感受到放鬆、愉悅,在講究高效率、多功能的現代社會壓力下,創造出一種新的幸福形式。

松下NICOBO寵物機器人12.jpg
Nicobo。
圖片來源:

(延伸閱讀:真是好狗命!原來智慧穿戴、AI辨識、智慧監視器也能這麼用

研究證實寵物陪伴可減少焦慮,機器寵物也適用?

科技媒體《Digital Trends》報導,很多研究已經證實,撫摸寵物可以放鬆身心,有助於緩解焦慮,而事實上,除了與寵物的直接互動之外,撫摸皮毛這個動作,本身也足以降低人們的焦慮感。

例如,英國樸茨茅斯大學(University of Portsmouth)一項研究發現,模仿動物行為的機器人,可以是心理治療中「動物治療」的替代方案;以色列內蓋夫本-古里安大學(Ben Gurion University of the Negev)也在研究中以一個名叫帕羅(Paro)、長得像海豹的機器人進行測試,發現與它互動一小時,可以提高幸福感。

疫情大流行使許多人的社交生活受限、幾乎歸零,如果情況不允許養一隻真正的寵物,機器貓靠墊,或是仿真的機器貓,這些機器人寵物,或許會是在這段期間,讓人可以稍稍緩解寂寞感的解方。

資料來源:Washington PostInventors DigestDigital Trends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