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疫情肆虐,觀光旅遊業叫苦連天,許多航空公司甚至面臨破產或被迫另謀生路。而在危機四伏的情況下,日本航空公司(以下簡稱日航)竟在去年逆風推出低成本航空子品牌「ZIPAIR」,並一改廉航鎖定短程航線的商業模式,推出航行時間長達 8 小時的「東京-檀香山」航線,引起熱議。

低成本航空之所以能壓低票價,將服務拆解是一大因素。坐起來沒那麼舒服、少了餐點和個人化娛樂設施,或許在短程航行中消費者還能咬牙撐過,然而 8 小時以上的航程,ZIPAIR 該怎麼說服消費者買單?它又挖掘出了什麼新商機,讓競爭對手 ANA(全日空)也決定跟進?

航空業下半年將復甦,LCC 將成主戰場

疫情已經影響航空業 1 年多,隨著各國陸續開始疫苗接種,航空業被視為極有可能在下半年強勢復甦的產業,除了既有航線蓄勢待發,許多航空公司也將眼光放到了 LCC(低成本航空)身上。

疫情爆發前,廉價航空已在東亞地區蓬勃發展,不過他們都有個共通點——有母集團在背後撐腰。包含我們熟悉的台灣虎航(母公司為華航)、樂桃航空(母公司為全日空)、捷星亞洲(母公司為澳洲航空)等,與世界愈來愈多獨立廉航公司成立的趨勢相反。這代表了東亞的廉航仍處於發展階段,也讓日本的大型航空公司努力在市場中找出新切點。

2020 年,全日空營收較前年重挫 70%,樂桃則年減 73%,雖然以此來看,全日空的萎縮幅度低於樂桃航空,但近一步觀察載客率和 RPK(客運收益公里數),樂桃的表現則更為出色,也因此,即使許多日本的低成本航空被迫縮班或裁撤航點,許多傳統航空公司仍開始將目光轉向廉航。

除了日航的 ZIPAIR 以外,全日空也在去年底宣布將成立新廉航品牌。而 ZIPAIR 在去年底開通的中長程航線「東京-檀香山」,雖因疫情一度暫停,近期也加速腳步宣告於下個月復航。

從零開始,讓品牌放手一搏

ZIPAIR
圖片來源:

ZIPAIR 成立於 2018 年 7 月。「ZIP」是一種資料壓縮和文件儲存的檔案格式,而取名「ZIPAIR」就是希望打造舒適的航程,「壓縮」乘客飛航的體感時間。

然而正式上線卻沒想像中容易。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響,本來單月載客量 300 萬的成田機場,每月只剩 5.3 萬人,使 ZIPAIR 原先預計 2020 年 7 月首航的時程被迫延後至 10 月,最慘的時期,飛往韓國的班機上僅有 2 名乘客,對 ZIPAIR 來說是個艱難的開始。也幸好 ZIPAIR 是租用波音 787 執飛,夠大的機艙使其能先靠著貨運撐過。

對新企業來說,完全從零開始也並非壞事。ZIPAIR 因此放手一搏,帶來許多過去航空公司沒有的新面向:

1. 培養員工更多技能

ZIPAIR 的獨特之處,在空服員有與過往不同的工作方式。過去航空公司的員工大多「各司其職」,但 ZIPAIR 的空服員卻要兼任行銷、公關等工作。

會有這樣的作法,主要是 ZIPAIR 考量到空服員多為女性,若碰上懷孕、育兒等人生大事,職涯易被打斷,若具備第二技能,就能讓重回職場的女性更容易在工作和生活間取得平衡。這項政策也提高了員工的生產力,因為空服員更能了解公司的全貌,讓員工覺得工作更有挑戰性和更有趣。

2. 聘用斜槓人才

ZIPAIR 積極運用員工才能創造更多可能,飛機餐即為一例。以檀香山航班為例,飛機上共提供了 29 種餐點,從日本人愛吃的牛丼、咖哩、蕎麥麵到檀香山限定的大蒜蝦和夏威夷卷,這是因公司內有位空服員取得 FCAJ(日本食物協調學會)認證,因此他除了空服工作外,也負責拍攝機上餐食及挑選適合的餐具。

此外,包含下飛機時發給客戶的留言卡,也是由公司內具有平面設計和插畫能力的空服員所設計;而公司的 Twitter 也是由空服員親自經營,讓他們可與客戶近距離接觸。

3. 善用親子思維

根據國際航空運輸協會規定,2 歲以下孩童須收取成人票價的 10%,2 至 11 歲若不佔座位也要收取 75% 的票價,對家長來說是一大負擔。看準親子商機,ZIPAIR 對 6 歲以下孩童採取更優惠的價格,如東京飛往檀香山的單程票價僅 7,000 日圓(約新台幣 1,700 元)、曼谷 5,000 日圓(約新台幣 1,200 元),飛往首爾更只要 3,000 日元(約新台幣 800 元),皆為成人票價的 4 折左右。

更重要的是,ZIPAIR 不僅會在機上販售嬰兒食品,還在機上設置換尿布的場所,方便家長帶著孩童出行。

4. 保持航程舒適

為了提高舒適度,ZIPAIR 飛機內裝採用黑白配色,看起來更有質感。搭乘 ZIPAIR 期間,顧客可以免費使用機上 Wi-Fi,座位也配有充電插座,有助於轉移顧客肚子餓、座位不舒服等注意力。

ZIPAIR
ZIPAIR 飛機內裝採用黑白配色,看起來更有質感。
圖片來源:

另外,為了節省人力,ZIPAIR 導入自助下單系統,只要透過手機就能訂購機上的免稅品。為因應長途航程,ZIPAIR 的廁所比別家廉航都大,並可以容納輪椅使用者和照顧者,讓所有乘客都能輕鬆使用。

飛機使用最大化,有效降低成本

如此便宜的價格卻能享受上述這麼多服務,ZIPAIR 做了不少努力。

首先,ZIPAIR 將開工率提高到了極限。 例如,ZIPAIR 飛機每天在天空中飛行約 18 小時,是傳統航空的 1.5 倍,僅用一架飛機便將曼谷、韓國和成田機場連接起來。縮短著陸和飛行之間的間隔,減少在機場的停留時間減低成本。

增加席位亦是 ZIPAIR 的策略。他們重新設計了座位,並取消座椅和行李箱上的監視器設備,以省下更多空間,也會提前確認乘客是否用餐來減少廚房佔地。透過這些策略,ZIPAIR 使用的波音 787 座位數從一般的 206 個增加到 290 個,而每個座位的重量比改造前減輕了 29%。座位變多飛機卻更輕,增加營收也減低成本。

ZIPAIR
ZIPAIR 將波音 787 座位數從一般的 206 個增加到 290 個。
圖片來源:

增加航線、拼業績,廉航搶客戰揭幕

日本的低成本航空市場進入競爭階段,各個業者無不使出渾身解數來吸引乘客。如樂桃航空採取短程的國內線拓點策略,光是 2020 年就增設了 10 個新航點;日航也定調往後 5 年要增加低成本航空公司的營收占比,並喊出旗下的 3 間低成本航空公司捷星日本、春秋航空和 ZIPAIR 業績翻倍的目標。

目前 ZIPAIR 共有 2 架飛機,計畫將在 2025 年達到 10 架飛機投入營運,航點也將持續往東、往南推進。

除了增加中長程航點,低成本航空在日本還有什麼可能?隨著疫苗接種提高,乘客需求將復甦,近日有傳言指出樂桃將推出1個月無限次「吃到飽」的搭機券,雖尚未定案但成真勢必引起話題;另外,全日空曾在 2020 年推出「訂閱制」服務,最低只要連續 3 個月每月支付 30,000 日圓,就能搭乘旗下 4 架次航班,或許類似策略能在低成本航空殺出一條血路。

畢竟,會選擇搭低成本航空出國的遊客,無疑是將價錢視為主要考量,若是犧牲了一點體驗,卻能讓消費者感到「物超所值」,航程時間就影響不大了。

資料來源:Forbes JAPAN(1)Forbes JAPAN(2)FlyTeamBusiness Journal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