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電影都受新冠疫情衝擊時,《黑寡婦》於全球前段班國家都在注射疫苗時上映,成為這段期間以來票房最好的電影。首週《黑寡婦》北美票房為 8,000 萬美元,國際票房收入為 7,800 萬美元,迪士尼也表示透過 Disney+ Premier Access 的銷售(可在 Disney+ 另付 30 美元觀看)獲得 6,000 萬美元收入。

新冠疫情還看不到盡頭,有些看法認為這代表「全新的電影營業模式」,這種從票房、串流付費兩者雙管齊下的上映策略,新冠疫情發生前絕對不會有發行商願意這麼做──畢竟一定削減票房收入。

如果只看串流上映的優勢

院線電影串流上映是不得已的做法,除了像迪士尼會在串流平台收費觀看,也有將播映權賣給串流平台避免虧損的模式。由於一部好萊塢電影製作成本極高,必然牽涉複雜金流與借貸關係,如果無法及時上映就會變成難以回收的呆帳,因此這樣做可避免電影成本難以回收。

迪士尼雖是不得已,但收入表上也並非完全是壞處。由於各地上映時雖有一定版權費用,但票房收入拆帳,原本製作公司約只能拿到三分之一,另外成本由發行商、電影戲院拆帳,一部電影確定賺錢,票房需達電影票房三倍以上。迪士尼的策略就是同時當製作跟發行商,一張票就可拿到 50% 以上收入。

但如果是串流上映,迪士尼幾乎沒有拆帳問題,只要擔負串流流量成本及其他開支,收益幾乎全歸迪士尼。

收益計算的簡單拆解

不過當串流上映,就等於短少票房收入──畢竟一個人在 Disney+ 購買《黑寡婦》就可以給全部人看(尤其情侶或夫妻),且像《黑寡婦》這類有 I.P. 的電影,二刷、三刷粉絲也是票房數字累積的重要來源。且放串流就代表會有盜版,以《黑寡婦》舉例,上映兩天後就有接近戲院品質的「高清盜版」出現網路,這也是許多電影出版商的痛。

一張電影票平均約 10 美元,如果要在 Disney+ 看《黑寡婦》需要 30 美元──這代表迪士尼認為一次付費是 3 人看。如果以簡單拆帳比例來看,製片商、發行商、影院各佔三分之一。如前所述,迪士尼同時是製片跟發行商,如果 1 個訂閱戶在 Disney+ 購買《黑寡婦》觀看權,對迪士尼來說約等於收到 4.5 人次票錢。

如果要打平黑寡婦 2 億美元製作成本,就要有 667 萬訂閱戶訂閱。從 Disney+ 1 億訂戶來看似乎不難,但背後牽扯眾多複雜因素──如每個國家與地區的訂價策略勢必因應當地調整,分析與策略較成熟的票房與戲院體系,更複雜且難以完整。

迪士尼是電影行業的標竿(相信這句話沒有人會反對),如果要迪士尼全面轉向串流,而非《黑寡婦》這種要串不串、要院線不院線的四不像,就必須證明串流帶來的高毛利收益可抵過電影票房分潤的利潤──但從《黑寡婦》測試結果來看,可能還有一段很長的路要走。

一切問題源自「高清盜版」

迪士尼《黑寡婦》前的復仇者系列電影,中國幾乎全都搶先世界上映或全球同步上映,不外乎是為了減少中國市場的盜版衝擊與損失。據說共產黨百年黨慶,同期愛國愛黨電影需要票房之故,導致《黑寡婦》無法 7 月如期上映,一方面豆瓣評分已開始滑落,另一方面盜版在網路如雨後春筍冒出,黑寡婦注定中國票房慘澹。中國這幾年票房數字已跟美國比肩,可說是所有電影發行商都無法忽略的市場。

盜版是串流服務難以避免的痛處,只要有任何影片在串流播放,就能在網路找到高解析度盜版,根本不需訂閱任何串流服務,即使某些冷門影片無法找到高解析度盜版也沒關係,因現有網路能找到的盜版一輩子也看不完。盜錄對電影院的影響比「高清版」低很多,因為現在就連盜版胃口都養大了,想看的是 1080P 甚至 4K 盜版影片。

即使不談盜版,那些「分享觀看」的行為也可能大幅影響人們進電影院的意願,畢竟你不能限制螢幕前有多少人看(或分享帳號),電影院卻要一張張票才能讓觀眾入場。

盜版威脅下,串流仍難取代電影院

對迪士尼來說最合理的策略,是把 Disney+ 鋪天蓋地全球上線,並在「無法第一時間上映」的地區,院線片放上 Disney+ 公播賺取公播權收入,但這點很可能會受當地串流市場挑戰須調整價格,這點也會影響迪士尼的收入,絕不可能取代全球同時發行的票房。

許多人認為疫情會改變電影業往串流靠攏,但《黑寡婦》證明一件事:「上串流即盜版」的問題沒有解決之前,只要新冠疫情降溫到一般流感等級,電影公司肯定會把重心拉回電影院。

從《黑寡婦》看來,新冠疫情改變的電影產業只是暫時,盜版問題才是電影業永遠的痛腳。

本文轉載自《科技新報

作者介紹 |

科技新報 Technews

報導有價值、有意義的資訊,同時也會有具備全局觀點、個人觀點的意見或評論刊載,為市場和業內人士關心的趨勢、內幕與新聞。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