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奧運相關賽事於上週起如火如荼展開,不過在 7 月 26 日鐵人三項賽後卻傳出多國選手嘔吐,雖然事後有專家指出嘔吐主因應是與天氣濕熱、運動強度高有關,但東京的污水排放系統問題也再度浮上檯面。

事實上早在開賽前,就已有許多媒體點出東京灣「很臭」的問題,究竟汙水處理有多困難?無論是波士頓或京都琵琶湖,許多先進城市經歷多年整治都還是無法處理完善;但其中也是有像岡山的兒島湖用蝦改善水質,或像仙台一樣用「發電」處理廢水的先例,也許可以做為解方參考。

舊式下水道系統,讓東京雨水汙水無法分流

時間倒回至 2019 年 8 月,為了解東京灣的場地狀況,東奧組委會曾在這舉辦測試賽。當時許多選手反映「水很臭」,主辦單位也馬上檢測水質,果然裡面的大腸桿菌超標2倍,場地也被國際鐵人三項聯盟認證為最糟糕的「第四級」,測試賽隨即終止,日本也承諾會改善水質。

東京長年有「最先進的下水道系統」、「最完整的下水道覆蓋率」等美名,為何東京灣還會散發惡臭?

ivan-bandura-Ac97OqAWDvg-unsplash.jpg
過濾池示意圖。
圖片來源:

目前大部分先進城市的下水道,雨水跟家用、工廠用廢水,再流進地下前會先行分流,不過東京部分下水道是於 1880 年代山手線施工時代就施作,當時雨水和廢水分流機制尚不完善,若突發暴雨,為了避免城市淹水要加速排水,只好讓來不及流入汙水處理廠的廢水流進河中,若該年雨季較長,甚至1年可能出現 120 天上述情形。

比賽場地距離東京灣汙水出水口只有 2 公里,東京都 1 年多內也積極作出相關對策,包含設置水下頻障擋住大腸桿菌流入河中、增加汙水處理廠的處理量、加速排水速度、加強出水口清潔等。當時東奧準備局負責競技規劃的矢嶋浩一就保證,除非遇到大雨天,否則舉辦比賽沒有問題。奧委會賽前也評估若是好天氣,比賽就能正常舉行,沒想到卻還是有臭味。

波士頓、京都努力治水,卻也無法完全復原

過去因為缺乏環保觀念,髒東西都往水裡倒,日後有意改善往往也都是大工程,花費大量的維護費還是難以百分百復原。

80 年代波士頓港可說是是美國最可怕的港口之一,當時的污水處理廠技術仍不成熟,許多人亂排廢水,讓海岸充滿細菌和毒素。污水經常溢出到海灘,使當地海岸魚隻因此生出腫瘤等其他疾病,沒人會想去海邊。

當地從 25 年前開始整治 Charles 和 Mystic 兩條河流,多年過去大部分的河段都已在美國國家環境保護局的評比下達到A或B的標準,代表可以游泳或划船。 不過,2 條河還是至少有一段只有 D 或 F 的分數。

Port of Boston
波士頓港。
圖片來源:

美國環保署負責當地水域部門的主任 Ken Moraff 深入調查發現,有河川仍不及格,是因依舊有人在偷排廢水、下水道溢流和污水管老舊破裂,尤其後兩者又特別會在雨天讓大腸桿菌濃度飆升。即使當地政府已在下水道系統投資超過 1.5 億美元,也減少了 87% 的雨天排水量,然而雨水徑流中的其他污染物,包含草坪肥料、道路鹽分和汽油等,都會影響成效,如化肥會導致藍藻大量繁殖。

目光轉向日本,京都近郊滋賀縣的琵琶湖自 60 年代以來就不斷有居民抱怨惡臭問題,1977 年更發生大規模的淡水赤潮,讓滋賀縣不得不對琵琶湖問題進行改善。縣政府發現惡臭主因是當地工廠擴張,讓含氮和磷的污染廢水流入湖內導致而成,於是在 1980 年實施了「琵琶湖富營養化防止條例」,成為日本第一個禁止銷售和使用含磷合成家用洗滌劑的地區。

40 年過去,隨著汙水處理成效提高,減少了浮游生物的流入,湖水也重現了透明,去年琵琶湖北湖水質也首次通過了日本的國家環境標準,然而這樣的結果,當地人卻不滿意,因為湖內的漁獲量也回不去了。

2019 年,琵琶湖的年漁獲量下降至 896 噸,僅有歷年產量尖峰的 10%。因為水中缺少浮游生物,等於湖中養分被去除,處於「貧營養」化的狀態,水內也了無生機。令當地政府意識到,水質回到標準仍不夠,琵琶湖下個目標將打造動、植物適合的環境,重建生態圈。

日本滋賀縣琵琶湖
日本滋賀縣琵琶湖。
圖片來源:

透過蝦子、發電,改善汙水問題

事實上日本也有靠生物淨化髒水,達到生態圈平衡的例子。位於岡山北部的兒島湖,過去也被長期汙染,不過他們靠著「食材」重新淨化水質。

兒島湖是一個靠著淡化海水的方法創建的人工湖。當時落成是僅次於荷蘭愛塞湖(IJsselmeer)的世界第二大人工湖,預計要作為農業用水,然而當地因人口稠密,瀨戶內區降雨量又少,還有農田化肥產生的氮、磷流入湖內,讓水質快速惡化,並在 50 年代成為日本污染最嚴重的湖泊之一。

研究發現,兒島湖的污染是有機物含量高導致浮游生物增加以及水中含氧量減少造成的,因此當地認為可以透過減少水中有機物來改善水質,於是把頭腦動到了「沼蝦」身上。沼蝦在一般的水族館內就有「水族館清潔工」的美名,它們以水中的有機物為食,有利於淨化水質。

自 2018 年兒島湖開始養殖沼蝦後,湖水內的氮和磷以減少約 30%,不只如此,現在這種沼蝦製成的炸蝦,也成為當地的熱門美食。另外,鰻魚也很喜歡吃這款蝦子,因此,評估後續也有利於鰻魚數量的成長,對環境和漁業都是正向循環。

除了靠生物淨化水質,用髒污來發電也是個選項。位在仙台的南蒲生淨化汙水處理廠,每日可以處理 39 萬戶污水,卻也製造了 2,090 立方公尺的髒污。為了有效運用「廢物」,他們在汙泥焚燒前先加入細菌,使其產生沼氣進行發電,預計每年可發 948 萬千瓦的電,供 3,000 戶家庭使用,這些電力每年幫處理廠增加了 9,800 萬日圓的收入,並且因為減少焚燒,每年減少了 3,360 噸二氧化碳的排放量。當地更喊出要在 50 年內讓沼氣發電更上軌道,達到無碳城市的目標。

城市在汙水治理上是條相當漫長的道路,不過隨著科技的進步,加上成功的案例,要讓汙水區變成可以親水,已非不可能的任務。

資料來源:BloomberglivedoorTSURINEWS河北新報社京都新聞WBUR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