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全球都掀起了加密貨幣、央行數位貨幣以及各種區塊鏈系統的浪潮,各國都想及時趕上。但除了少數幾個金融樞紐以外,大部分的地方其實無法光靠數位科技落實數位革新。因為數位科技有太多種不同的可能,一定得先充分了解每種工具的特性,才能選對工具讓它發揮所長。

《台灣銀行家》最近有幸採訪區塊鏈與數位經濟專家米雪兒‧奇翁嘉(Michelle Chivunga),她創辦了一家金融科技集團――全球政策之家(Global Policy House),研究科技所造成的影響,在英國等地推動數位轉型。

大家都知道區塊鏈、人工智慧、物聯網等科技可以讓生產流程自動化,讓企業更容易獲得資產與資金;而全球政策之家的功能就是提供教育訓練,幫助未來的企業家,尤其是社會中弱勢、難以發聲的女性、黑人、青年族群,進一步了解這些科技的商業潛力,藉此創業;同時也研究相關議題,投資那些更為道德的軟體,協助上述對象的培力。

除此之外,全球政策之家也向各國政府、央行、商業銀行提供科技政策建議,希望藉此讓使用者可以把自己的資料帶著走,不會被卡在特定的廠商或平台上。之所以要這麼做,是因為雖然目前還無法確定未來會產生怎樣的創新,但只要數位基礎建設做得好,創新一定不會少,但光是這一步就需要仔細規劃,才能跟得上目前的法規,例如各種資料使用規範。

整合功能,創造優勢

奇翁嘉表示:「全球政策之家的任務就是縮小數位鴻溝。我們非常希望世界各地的每個人都能善用數位工具,充分把握數位時代的新商機。」

全球政策之家為聯合國、世貿組織、非洲聯盟、國際商會、世界中小企業聯盟(World Union of Medium and Small Enterprises)以及百慕達等國的政府提供建議,其中一個常見的議題就是資料的標準化,「要促進數位創新,就得讓資料的流動容易取得」,例如要讓央行數位貨幣能夠跨國交易,就必須先讓不同平台可以順利交換資料,也就是說要先建立安全可靠的資料協定,讓各方使用。此外,各國政府都越來越重視隱私權之類的資料保護問題,想要創造商機,各方就得合作妥協,並想出聰明的方法讓各方都接受。

不過在開發程度較低的國家推動數位革新還有另一個障礙:有些國家還沒訂立資料相關的法律,例如最近由 55 個非洲國家組成的非洲大陸自由貿易區,已經讓非洲成為世界最大的市場,但目前還無法確定其中一個國家的資料法規會如何影響它與其他國家之間的貿易。很多理論上很簡單的問題,實行起來都會變得很複雜。

但即使如此,只要能正確組合各種科技,還是可以找出簡單的解法:「大家都習慣把不同的科技分開來談,談區塊鏈的時候只思考區塊鏈,談 AI 的時候只思考 AI;其實應該要把不同科技組合起來使用,才能真正發揮它們的優勢。我認為這些技術一旦結合起來,就會產生很多新價值,讓許多公司推出新產品和新服務。」

「區塊鏈無法解決所有問題,但這是一種讓我們信任彼此的機制(Trust Machine)。我們在選擇如何使用時,必須非常小心。」提到區塊鏈大家通常都想到虛擬貨幣,虛擬貨幣在許多國家都遇到監理問題,但還是有很多人將其視為「全民的貨幣」,可以催生出更多全新的普惠金融方案。

除此之外,區塊鏈還有很多其他用法,在許多開發中國家,區塊鏈在房地產交易上可能更能發揮威力,它可以確定土地的所有權歸屬,解決很多可能的紛爭,但實作時也需要注意很多細節,區塊鏈只是用不可竄改的特性,讓交易資料變得更可靠,並不會影響交易過程和產權史,所以後面這些問題還是得用其他方式解決。再者,如果我們過度著重新科技的其中一項功能,也可能會忽略其他方面,所以監理機關必須設法找出系統可能會出現哪些缺陷。

如何兼顧安全與公平

人工智慧也是這樣,它可以簡化很多複雜的問題,但無法直接提出對策;而且它的決策不僅沒有比較客觀,偏見甚至比人類更嚴重,不先做好防護,就讓 AI 來判斷事情相當危險,而在非洲這種民族多元的地方會更麻煩。

奇翁嘉提醒道:「這些不是科技本身的問題,而是你的系統設計成怎樣、輸入什麼資料、由哪些人來寫演算法,把演算法寫成怎樣的問題。」人工智慧就跟其他電腦程式一樣,只會照著我們寫的指令行動,「在後疫情世界中,科技的確相當重要;但科技會怎麼走,還是由我們人類的行為來決定。」

有時候,新科技甚至讓社會變得更糟:網路安全問題目前已經越來越大,奇翁嘉認為,「下一場戰爭未必會在實體世界發生,而且就連先進國家可能都跟不上科技進步的速度」,她擔心大多數政府在資安和新興技術方面都投資不足,而且COVID-19讓原本已經有限的預算更拮据。

不過其中一部分的問題,還是可以靠新科技解決,畢竟區塊鏈就是為了保障資訊安全而製造出來的;而且,我們可以訓練 AI 來分析狀況、預測整體環境,AI 在衡量趨勢和偵測漏洞的時候,做得遠比人類更徹底。

這些問題都不容易解決,但如果能善用數位工具,就能獲得巨大的利益。「世界各地的未來會差異很大。資料保護法和組織之間合作的方式,會讓數位身分變得越來越複雜,擅長使用科技的下一代更希望能在不同平台與地區間自由轉換。」而已開發國家和開發中國家,可能也會因此用完全不同的方法來使用數位科技,各國必須攜手合作,才能知道這些科技會產生怎樣的影響。全球政策之家想要解決的問題,短期之內顯然不會消失。

本文轉載自《台灣銀行家》,作者為台灣金融研訓院特聘外籍研究員;譯者為劉維人

作者介紹 |

台灣銀行家

《台灣銀行家》雜誌由台灣金融研訓院創辦,所涵蓋議題報導領域,除了銀行業、證券、保險與金控,亦對國內外政經社會議題、產業趨勢、金融教育等多有關注。主要訴求對象為國內金融相關從業人員、知識工作者與一般社會大眾,期望藉由深入淺出的內容,協助讀者掌握金融情勢變化、重要政策,以及金融產業發展的最新動向。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