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對抗新冠疫情期間延長,日本政府限縮外食內用政策導致相關產業哀鴻遍野。根據日媒統計,2020 年日本居酒屋市場規模相較於前年幾乎折半,而禁酒令的政策更使得以銷售酒類為主的店家生存更加困難,面對這場史無前例的困境,連鎖居酒屋和民做出重大決定,轉型成為連鎖燒肉屋。

從泡沫經濟到對抗新冠疫情,經過數次轉型的和民

和民燒肉屋
圖片來源:

和民的前身渡美商事創立於 1984 年,1986 年開始經營什錦燒店鋪事業後更名為和民,當時的什錦燒一片售價約 1200 元日幣並同時開展了宅配銷售,更因搭上了 1989 年泡沫經濟前期時代造成熱銷。不過,什錦燒雖然在大阪地區有龐大商機,但在東京地區卻未能發展順利,創業者渡邉美樹開始思考如何搭飲酒文化讓事業能在全日本開支展業,1992 年和民居酒屋就此誕生。

隨著事業日益茁壯,2000 年和民在東証一部上市,現資本額約 44 億日圓,集團年營業額約 909 億日圓,集團員工人數約為 2642 人,開店版圖遍布亞洲地區。雖然和民是日本屈指可數的外食大品牌,但也曾因為員工過勞及勞資爭議等問題引起社會不小的輿論。

2020 年日本外食經濟受到新冠疫情重創,使得 2019 年卸下 6 年國會議員身分的渡邉美樹再次回到和民擔任會長兼 CEO。這一次他大膽地將和民轉型為燒肉屋,靈感主要來自於 Cool Japan(酷日本,日本政府向海外推銷日本文化的政策)中被日本視為重要商業食材的和牛。

渡邉美樹認為,一般提到傳統日本和食,不外乎是壽司或天婦羅,但相較於和食文化,和牛是較容易對外輸出的日本食材,只要能靈活搭配該國的食文化,靠著和牛也能強化國際競爭力。

和牛自己養,和民燒肉屋轉換目標客群,改用機器人送餐降低成本

不同於居酒屋市場鎖定的是上班族男性,和民燒肉屋鎖定的是家庭與女性消費族群。不過,現行日本燒肉連鎖店競爭者眾多,在一片紅海市場中如何強調差異化呢?和民決定自己養牛生產優質肉品,目前和民在北海道的自家牧場已經養了約 1000 頭的牛隻。不過,單打獨鬥還不足以抗衡市場勁敵,和民找了鹿兒島飼養黑毛和牛的 kamichiku 集團一起打拼。

和民燒肉屋
圖片來源:

外食產業最大的成本 2 因素:食材及人力,其中食材因為有了合作夥伴成本得以降低,但人力部分呢?和民想到的是透過配送機器人減少人力支出。

以名古屋車站附近的和民燒肉屋為例,店長表示,因新冠疫情關係,和民居酒屋的營業額一口氣掉了 8 成,但將店鋪轉型為燒肉屋後,相較居酒屋時期,營業額竟增加約3倍。媒體實際探訪和民燒肉店,這裡的消費族群以女性和家庭為主,用餐的消費者表示因每 3 分鐘就換氣1次,機器人巡迴送餐降低人員接觸,在這裡吃飯感覺較為安心。

面對變化快速的外食產業,不可或缺的是果斷的決策力

事實上,和民的經營版圖不只限於餐廳內用,2018 年推出的外帶炸雞連鎖店更在短期間內達到 100 間店的擴張,號稱外帶展店最快速的連鎖店舖。搭配韓劇潮流,和民也經手韓國炸雞連鎖店 bb.q OLIVE CHICKEN café 在日本的營運。未來和民的經營重心預計將移轉至燒肉屋市場,並將燒肉屋分為不同品牌,而和牛吃到飽品牌店將會加快海外展店速度,並期望半數營業額能由海外分店貢獻。

和民燒肉屋
圖片來源:

雖然有許多評論者認為和民創業者渡邉美樹過於獨裁,但渡邊美樹本人則曾在社論中點出,創業者不能只關注眼前的利益,必須在長期經營的視野下,快速的進行決定,更要能大膽的面對風險。而外食一直是變化非常快速的產業,或許快速的決策能力正是他獨到的經營能力。

參考資料:MoneyPost Asahi iza Nissyok Dailyshincho Wikipedia Hicbc

本文轉載自《數位時代

作者介紹 |

數位時代

1999年開始以雜誌型態出發,聚焦科技財經領域的「新趨勢、新觀念、新人物和新商業模式」的報導。現今已成為橫跨平面與數位載體、結合內容與社群聚集、並且提供知識學習服務的科技媒體品牌;繼續為讀者尋找新經濟的下一個關鍵,為下一步發展預作準備。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