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還記得 Clubhouse 嗎?這個語音社群平台在今年上半年掀起熱潮,在台灣,許多名人、歌手、網紅都紛紛「開房間」,而國外更有伊隆・馬斯斯克(Elon Musk)、美國網路券商 Robinhood 執行長等重量級人物使用,吸引大批用戶,但僅短短半年,這股潮流似乎冷了下來。

一開始,Clubhouse 實施的是「僧多粥少」的邀請制,必須有好友邀請碼才能加入,而且只有 iOS 用戶才能用,掀起討論度,在疫情催化之下更是橫空出世,2020 年 5 月份,Clubhouse 的估值已經達到 1 億美元。不到一年時間,它的估值又衝到 40 億美元。

根據 Sensor Tower 的數據,2021 年 2 月 Clubhouse 的下載量達到 960 萬,到了 2021 年 4 月卻降到 92.2 萬,降幅 90%,可以說是快速「涼掉」。

隨後,Clubhouse 走向開放,先是推出 Android 版本,也因此在今年 5 月和 6 月迎來兩波用戶成長(主要來自印度),到了 7 月又宣布拋棄邀請制,接下來更推出私訊功能,等於打破原先主打的「匿名性」,8 月底則推出了「空間音訊」,讓聽眾感覺到房間內的與會者講話時是在不同位置。

儘管投注種種努力,Clubhouse 似乎沒有過去那麼出風頭了。截至 9 月 28 日,在台灣的 App Store 上,Clubhouse 在社交軟體類別的排名已經掉到 67 名,幾乎輸給大多數的社群媒體平台以及交友 App,例如探探、Paktor 等。

Clubhouse「快速退燒」的 3 大主因

Clubhouse 快速冷掉的現象,可以歸咎出幾個主要的原因:

1. 直播語音難以留住觀眾

一名公關兼作家艾德・齊通(Ed Zitron)在個人部落格分析,Clubhouse 最主要的問題在於「無法留住聽眾」。在這個資訊爆炸的時代,我們早就習慣一心多用,比如在手機上滑臉書滑到一半切到 Instagram 回覆私訊,此時若突然想聽一集 Podcast,就會再點進去,選擇想聽的內容。

但 Clubhouse 的運作方式是現場語音直播,這需要聽眾的高度專注力,也比較難控制內容,與大多數人習慣的社交平台的使用方式相違背,再加上直播內容只有聲音,若講得不夠精彩,自然非常難留住聽眾,進而難以留住用戶。

齊通寫道,「Podcast 之所以成功,是因為大家都會想聽聽別人談論自己有興趣的主題,而且可以隨時收聽;而在 Clubhouse 裡,就算聽眾願意擠出時間聽直播,內容和製作也一定要非常非常精彩、非常讓人信服,才能把人留住——但很顯然大多數的講者根本做不到。」

2. 「爆紅」導致產品宣傳不可控

由於邀請制加上眾多大咖使用,Clubhouse 在初期就擁有大量的媒體曝光和熱潮,能夠在短時間內吸引眾多新用戶,對於新創或其背後的創投來說,自然是一件好事。

風險投資公司 Benchmark 合夥人莎拉・塔維爾(Sarah Tavel)就認為,「熱潮」就像是一種補貼,涵蓋了某部分的成本。不過,熱潮是不可控的,對於公司營運來說就會是一種挑戰。

塔維爾指出,「若軟體還在發展的早期階段就掀起熱潮,這很有可能會摧毀它,因為你無法明確知道當熱潮退去後,用戶是否還會留下,可能還會冒著風險去優化錯的方向。」

此外,當產品剛出現時,可能會出現許多漏洞或不完善的地方,此時若是用戶大量湧入,只會留下負面的使用經驗,自然也就會有大批出走潮。

3. 技術門檻低,外部競爭對手眾多

最後,大量對手「抄襲」也是一大考驗,在 Clubhouse 出現後僅一年,也就是 2021 年 3 月,Discord 就推出類似的服務 Stage Channels,今年 5~6 月之間,Facebook、Slack、Spotify、Twitter 都推出直播語音功能,甚至能結合原有平台的功能,玩出更多花招。

而初出茅廬的 Clubhouse 要與總市值超過 1.2 兆美元的企業競爭,可想而知會相當辛苦。

即便面對種困境,Clubhouse 依然在想辦法突圍,除了增加許多新功能外,也與 TED Talks 簽約獲取獨家內容,但外在的競爭依然很劇烈,例如 Spotify 也投入巨資獲得獨家 Podcast 內容、Facebook 為創作者提供更多資源等等,接下來就看 Clubhouse 是否還能玩出新花招,再次重回公眾視野了。

資料來源:INSIDE Marker WIRED Ed Zitron's Where's Your Ed At

作者介紹 |

經理人月刊

授權轉載

經理人最實用的管理知識交流和學習平台,提供主管和上班族專業的工作心法及職涯提點,陪伴領導者管理組織、帶領團隊、提升績效。(追蹤:FBwebsite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