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自己也是音樂人,我了解大家碰到的困境與需求,再創造出新的服務來解決。」ECHO 回聲樂團主唱暨 OURSONG 共同創辦人吳柏蒼說。

在音樂圈打滾,看著音樂產業從卡帶、CD 唱片到 MP3,再到現在的串流音樂平台,吳柏蒼認為數位化是不可逆的,未來很長一段時間,人們聽音樂的管道就是串流平台,「如此一來,音樂內容只剩下實用性,我上去平台,選喜歡的歌來聽,其重要的收藏價值被埋沒了。」

隨著音樂產業的數位更迭,當前已是一個音樂更容易傳播的時代,OURSONG 想要做的,就是使這些內容能保有「價值」。

音樂、藝術創作的最新數位轉型:NFT

吳柏蒼稱自己是個音樂人,也是創業家,兩個角色的碰撞下,激盪出許多以數位音樂為核心的公司,包括最初的 iNDIEVOX,到 StreetVoice、KKFARM 與現在 OURSONG,在音樂載體不斷搖擺的時代中,始終致力於為音樂人解決問題。

其中,OURSONG 便是期望能透過區塊鏈去中心化、可溯源、可被交易的特性,來補足音樂產業數位化後缺少的那塊拼圖。吳柏蒼從技術中看見了未來音樂收藏價值的復興,利用 NFT 為音樂人開了一扇新的門。

OURSONG
圖片來源:

在吳柏蒼眼裡,NFT 的出現就是使音樂人在產業數位轉型的過程中再也不用顧慮外務,能夠完全以「內容」創造收入的轉捩點。他回憶道,近幾年來,音樂人只能以周邊商品、商演、業配為主要收入來源,因此創作的目的也逐漸往刺激流量靠攏,而 NFT 的發展則有望帶起新的商業模式。

他以 OURSONG 為例,該平台設有「分潤機制」,每賣出一個 NFT,平台會從中抽取 2.5% 至 10% 的交易費,日後如果購買人在其他平台繼續轉賣,創作者同樣也可以分潤 10%,對於創作者來說,將是一個全新的收入來源。透過 NFT,創作者可以直接面對大眾,傳遞音樂及其背後的思想,用內容決勝負,不必再靠光環也不用譁眾取寵。

此外,NFT 的潛力無窮,將會大大賦權予各類型的創作者。吳柏蒼指出,對於當代的年輕人來說,在數位環境中展現品味是稀鬆平常的事,可以買入 NFT 換個頭像,代表自己的身份和背景,而在 OURSONG 平台上,也融合了這樣的社群概念,推出 Club 功能,以 NFT 作為認證方式,讓創作者可以直接與粉絲互動。

他進一步指出,未來在元宇宙概念下,人們將能夠在虛擬世界以 NFT 佈置自己的展間,音樂內容的收藏價值以及珍貴之處,便能從中體現。

盡可能降低進入門檻,實踐「創作正義」

雖然 NFT 很有潛力,但吳柏蒼也坦言,目前參與者不夠多,充其量只是少數人的遊戲,「雖然 NFT 在全球創造很大的收益,但裡面的用戶可能只有 20 萬,你想想,如果有一個 App 說它只有 20 萬用戶,是不是蠻鳥的。」

因此,OURSONG 在使用界面上下足功夫,為得就是讓更多區塊鏈小白也能進入這個世界。

「老實說做 NFT 還是有門檻在,例如大型專案必須要有程式基礎,小型的單個作品,可能也需要有虛擬貨幣的錢包。」吳柏蒼指出,在 OURSONG 上,創作者透過手機,可以在三分鐘內製作與發行 NFT,至於消費者端則可以透過刷卡或加密貨幣,於手機上交易創作者的 NFT。

「我們是少數可以交易一般法定貨幣的區塊鏈應用程式。」他驕傲地說,做這些都是為了讓這些新的技術能夠被公平的應用,做到真正的「創作正義」,替沒有資源、默默無名的創作者爭取機會,使人人皆可以倚靠創意內容,得到收益並以此維生。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