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按:團體中的每個人都不一樣,理所當然會有各種不同的思維,當一個組織裡面沒有人肯表達意見,絕對不是因為大家的想法高度同步,而是團體壓力在作祟!這種被姑息的「團體迷思」,可能會對組織帶來無可挽回的嚴重後果。

團結聽起來顯然是種相當可取的特質,是所有群體都應該努力追求的圭臬準則。然而,它有時卻會導致相當嚴重的後果,造成扭曲的決策過程,稱之為「團體迷思」。

因為團結會帶來愉悅的感受─強化個人自尊,感覺充滿力量─使得眾人產生強烈動機,不惜犧牲一切也要維護群體向心力。因此,大家往往不願發表可能危害群體共識的意見或分享相關資訊。他們刻意避免提出異議,但此舉的確是種相當危險的情況。

團體壓力會降低成員的判斷力

耶魯大學心理學家厄文.詹尼斯在四十多年前首創「團體迷思」一詞,他形容這是一種「心理效力、現實檢驗以及道德判斷的退化」,源自必須遵從群體規範所造成的壓力。

他最早發現這種奇怪現象,是在美國戒癮門診進行研究,接觸重度菸癮病患的時候。他注意到,隨著療程進行,小組成員會互相施壓,增加他們每天的抽菸量。目的顯然是為了凝聚團結以拖延治療期程,不想面對大家各分東西的日子到來。其中一組,有派人馬甚至大言不慚胡扯,宣稱重度菸癮根本無法可治,大幅減少他們每天的菸量只是白費力氣。 團體內任何人只要提出反對意見都會被排擠。 詹尼斯曾試圖解釋,他們誤解了整個治療計畫的重點,不是要限制他們抽菸,而是要協助他們早點減輕菸癮,但眾人卻無視這番說明。對他們而言,群體團結遠比自己的健康重要。

戒癮治療的動力似乎與探險家所需的極端動機相去甚遠。然而,無論任何方面,群體在追求和諧時,都會面臨團體迷思的風險:因為擔心惹出麻煩,會讓人在看到問題日益嚴重時,往往選擇噤聲。

沉溺於表面的和諧,使組織走向衰亡

近來,這種心態造成了幾次商界的重挫。例如,美國第四大投資銀行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控股公司的前員工在該公司於二○○八年宣布破產前聲稱,其執行長理查.傅德(Richard Fuld)所推動的內部效忠文化幾乎斷絕了員工表達不同意見的可能。在他掌舵的十四年內,傅德將原本分裂不合的公司打造成一派和諧的職場,但這並非好事。

領導階層看不見公司運作明顯的失能徵兆,也未能向同事點出這些跡象,因為他們一心只想著迎合別人或上司。這就是Google執行董事長艾瑞克.施密特(Eric Schmidt)說過,不惜一切代價也要極力避免的情況。「我在開會時一直試圖找出那些沒有發言的人,他們往往抱持不同意見卻不敢說出口。我讓他們說出心裡真正的想法,這樣一來才能激發討論,做出正確決定。」

團體迷思所引發的災難中,最受關注的就是美國哥倫比亞號太空梭的失事。

二○○三年二月一日,該太空梭在返回地面途中,於德州上空爆炸,造成機上七名太空人全數罹難。造成這起意外的直接原因是在太空梭升空時,從外部燃料箱脫落的一片隔熱泡棉片,毀損了機體的遮熱板。

美國太空總署本來可以趁太空梭還在軌道上運行時及時修正問題,但在這十六天中,飛行管理小組的會議紀錄顯示當局極度抗拒考量可能發生的最壞情形。當時該局還瀰漫著當代流行的成功主義文化,考慮技術風險時,必須衡量政治及經濟方面的後果,沒有人願意當唱反調的烏鴉,提出隔熱泡棉可能就是造成機翼損毀的原因來質疑現狀。

一份報告指出,該小組「幾乎不」允許不同意見有被討論的空間。例如,管理人員知道泡棉擊中了機翼,卻拒絕安排拍攝衛星影像進一步調查,甚至拒絕外界專家查看衛星照片的要求。

團結本來是好事,但「盲目的」團結則是毒藥。

從上述幾個案例看來,團體迷思對團隊成員來說,一如活在不切實際的夢幻泡影中,沒有察覺到團隊正逐漸退化。管理者不妨檢視看看,你的團隊是否有出現下圖中 8 種狀況的任一種?

若有,就要小心了!可能是團隊壓力使得成員寧可盲從、也不願表達自己的意見,請務必及早建立開放、友善的溝通機制,別讓團體迷思得寸進尺、緩緩吞噬你的團隊!

200814
圖片來源: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