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年末購物季將至,除了零售通路外,各大物流業者也開始摩拳擦掌等著大顯神通,看準了購物季後迎面而來的退貨潮,FedEx 週二(20日)宣布與退貨解決方案供應商 Happy Returns 合作,在超過 2000 個 FedEx Office 實體據點內,讓消費者上門退貨,並當場退款。

全球最大貨運業者聯邦快遞(FedEx)20 日宣布與新創公司 Happy Returns 建立合作關係,將在超過 2000 個 FedEx 辦事處內設立商品退貨據點,共同參與計劃的零售業者包括 Rothy’s、Everlane、Untuckit、Revolve、Steve Madden 和 Draper James 等 150 家。自 10 月底開始,消費者僅需在線上發起退貨需求,並出示手機上的 QR code,無需裝箱或其他任何包裝,至服務據點即可退貨並立即取得退款。

Happy Returns 成立於 2015 年,旨在讓消費者於傳統零售商店、購物中心、校園書店和辦公大樓等指定地點以無包裝的形式退貨。而今年來受到疫情的影響,許多實體退貨據點接連關閉,有了與 FedEx 的合作關係,Happy Returns 的退貨點大幅增加,使該公司每月處理的退貨數量將上看 100 萬份。

退貨服務潮來襲,亞馬遜也搶進

目前,亞馬遜已允許用戶於 UPS、Kohl’s 及 Whole Foods 等實體據點,在無裝箱的情況下退貨。Happy Returns 聯合創辦人兼執行長 David Sobie 指出,「亞馬遜正在訓練消費者,『退貨』就是這個樣子。」他認為,這種退貨模式已逐漸成為電子商務的一波新賭注,就像 5 年前,「免運」成為電商的賭注一樣。

David Sobie 表示,與 FedEx 達成合作後, Happy Returns 將在美國境內提供 2,600 個免費退貨據點,成為全美僅次於亞馬遜的第二大退貨網絡,目前亞馬遜約有 7,500 個退貨據點。事實上,嗅到「退貨」新商機的不僅有上述企業,辦公用品連鎖店史泰博(Staples)自今年 1 月起與退貨和逆向物流技術公司 Optoro 合作,採取了與亞馬遜及 Happy Returns 類似的措舉,將旗下 1000 多家 Staples 商店作為其他線上商店的實體退貨地點。

David Sobie 的目標是透過 Happy Returns 的技術將多家電商的退貨商品匯總成單批貨物,從而使退貨的成本降低至少 10%。由於線上購物的退貨率高達 30%,相當於實體門市退貨率的三倍,因此這對於零售業者來說可省下一筆相當可觀的成本。Happy Returns 目前的物流夥伴除了 FedEx 外,還有 DHL 及 UPS 等。

無箱退貨,省成本又愛地球

消費者退貨的商品將集中至 Happy Returns 的兩個處理中心之一進行分類及裝箱。根據 Happy Returns 於 2018 年委託 Yorke Engineering 進行的環境影響研究,無箱退貨可使每件退回商品的碳排放量減少 0.12 磅 。

JakobLayman.0720.HappyReturns_143
Happy Returns 採用可重複利用的提箱收納消費者的退貨商品。
圖片來源:

FedEx 與 Happy Returns 的合作關係於年末購物旺季前達成,類似於 FedEx 去年與美國連鎖藥局 Walgreens 的合作模式,也是專注於退貨流程。《Retail Dive》分析,今年來,對於逆向物流解決方案及技術的需求可說是迫在眉睫,畢竟由於疫情的緣故,許多實體門市接連關閉,同時也阻絕了退貨通道,使得今年 6 月的退貨數量幾乎與年末購物季結束後的 1 月一樣多。

將 Happy Returns 的逆向物流技術與 FedEx Office 的實體舉點加以結合,有效減少了獨立建立退貨網絡所需的鉅額成本。此外,Happy Returns 採用可重複使用的提袋包裝商品,從而避免紙箱浪費並降低運輸過程的碳排放。在疫情期間,許多零售門市關閉以至於無法處理退貨,有效的逆向物流計劃將使業者即使在封鎖情況下也能保持貨物流通,防止封閉期間積壓的退貨商品待解封時會如洪水一般湧入。

儘管今年受到新冠肺炎的干擾,但 Happy Returns 仍持續增長,光是今年第二季的新增客戶就超越 2019 年全年,此外,Happy Returns 也持續增加新的合作店家夥伴,包括 DressBarn、Avenue 及 World Market 等。

資料來源:ForbesRetail LeaderRetail Dive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