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科技DNA浮現,未來能像電商一樣千人千面?

0
5244
圖片來源:Ben Mullins on Unsplash

2,500多年前,孔子就提出了有教無類、因材施教的教育主張,但這樣的理想境界,似乎到了今日才有可能真正實現。在教育科技(EdTech)三大最重要的DNA元素:大數據(Data)、雲端網路(Networks)、人工智慧(AI)齊備之後,雲端平台打破學習的國界與疆界,讓有教無類得以成真,而AI、大數據更開創教育學習的個性化、客製化,甚至像電商一樣走向千人千面。

近幾個月來,受到新冠病毒(COVID-19)疫情的影響,全世界許多學校與學生都被迫中斷課程。根據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統計,截至5月底,全球仍有146個國家、11.86億學童被迫停課,約佔67.7%的學齡人口,但也因為疫情的關係,帶動新一波遠距教學、線上學習、雲端教育的應用,意外加速了教育科技的推進。

根據資策會產業情報研究所(MIC)統計,目前數位學習僅佔整體學習方式的1~2成,但在防疫期間,實體教學服務受到不小衝擊,在自家或個人場所學習的比重明顯增加,使得相關業者如補教業、數位內容、教育科技、數位平台業者均積極佈局線上學習與數位教育相關領域,藉以提供更多元化的學習選擇,也為數位學習創造新的切入點。

疫情帶動線上學習普及,引爆10兆驚人商機

在台灣方面,數位學習包括軟硬體及教學的產值則有新台幣1,330億元,光是教學部分就有350億元的商機。TutorABC總經理黃嘉琦表示,2003年SARS爆發時民眾因為無法出門,實體課程開始搬到線上,讓大家在家裡也可以學習,帶動了線上學習的爆發性成長,而這次新冠疫情則將成為雲端學習平台普及化的重要關鍵點。

雖然疫情提供業者觸及大量新用戶的機會,發展多年的數位學習產業在疫情期間獲得不少淬鍊經驗,但資策會 MIC 分析,由於許多業者採取免費試看策略來快速吸引用戶,在疫情結束後,新增用戶是否能轉換為長期、持續訂閱的穩定用戶仍需觀察;可以確定的是,數位化服務將逐漸成為業者的「標準配備」,後進者可規劃或調整未來實體教學搭配數位學習策略,以回應整體市場的需求。

勾勒數據畫像及知識圖譜,實現個性化教育

回顧線上學習的發展歷程,2003年SARS爆發時民眾因為無法出門,實體課程開始搬到線上,讓大家在家裡也可以學習,當時基礎設施只有56K數據機及2G;到了第二階段,開始有了3G及寬頻網路,可以傳輸大量數據;到了第三階段,有了4G及光纖網路,所有的學習開始在雲端網路上發生;現在有了5G,即將進入第四階段的平台時代,可以真正實現一人一機、千人千面的教育時代。

黃嘉琦指出,AI及大數據資料如能充分利用在完整的教育價值鏈上,未來就能以使用者為中心,開展出不同的學習型態。事實上,現在透過AI、機器學習、大數據分析等技術,線上教育平台已從過去的資料採集、探勘分析進入到AI賦能的新世代,AI可以為學習者找到適合的老師、教材內容及學習方式,設計出最個性化、符合需求的課室。

在宏觀層次,系統會根據每一個學習者不同的興趣、程度、學習進度等條件,找到合適的匹配者;在微觀層次,系統則會根據學習者的講話頻率、臉部反應、師生互動等狀況,評估課程對他的吸引力,接著就可根據這些指標進行動態課程安排,為每個使用者找到最適合的課室情境。  

翻轉教育資源不均,全世界就是一所學校

放眼未來,教育科技也可以像 Netflix 一樣,用戶只要打開電視、電腦或手機,就可以看到不同頻道,有生活、娛樂、驚悚電影等內容,透過隨選(on-demand)、OTT影音串流的方式取得,不管是語言教學、知識、技能等類型,都能在平台上進行學習。

在這樣的願景下,全世界就是一所學校,整個線上平台都是開放資源,可以解決教育資源分配不均的問題,減少學術門戶排他效應,打破科系、學風、經費、師資的限制,以興趣、專長、投入、表現來選擇學習方式。

另一方面,雲端教育平台也可實現一人一類的教育理想,不是硬性將一班人放在一起接受教育,而是幫學生推薦最適合的課程種類、任教者、搭配同學,挖掘每個人值得發揮的潛能,真正做到個人化學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