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最大的 AI 新創遭 2 折賤賣,Element AI 跌落神壇對 AI 公司有何警示?

0
1541
圖片來源:Element AI

儘管有著圖靈獎得主 Yoshua Bengio 的名聲加成,將由 ServiceNow 收購的 Element AI ,其價值在短短幾年內飆升至 12 億美元,又硬生生慘跌至 2.3 億美元。是什麼原因讓它迅速躋身「全球最大獨角獸」之一,如今卻難逃被拋售的命運?

曾被估值 12 億美元,如今僅以 2.3 億美元被拋售。甚至,在調整和支出後,談妥的最終價可能只有 1.95 億美元。

這是 Yoshua Bengio、Jean-FrancoisGagné 等人聯合成立的公司 Element AI,曾獲來自微軟、英特爾、麥肯錫、加拿大政府等大型機構約 2.6 億美元的 4 輪融資。

作為 2016 年 10 月才成立的 AI 獨角獸、曾經最大的 AI 新創公司之一,Element AI 的最終價值卻只有預估的 2 折。

據加拿大《環球郵報》獲得的機密文件顯示,這家公司在出售自己時已「身無分文」:「資金和期權都用光了。」

即使有著圖靈獎得主、深度學習「三巨頭」之一 Yoshua Bengio 的名聲加成,也無法挽回這家 AI 公司的價值消融。

圖片來源:Yoshua Bengio

從 12 億美元跌落至 2.3 億美元,期間發生了什麽?

AI 人才收購

據加拿大《環球郵報》獲得的機密文件顯示,Element AI 將自己出售給矽谷軟體公司 ServiceNow時,不僅沒能履行早期承諾,也難以再籌集資金。

圖片來源:ServiceNow

而且從 ServiceNow 這次收購的目的來看,它們想要的並不是 Element AI 的業務。這次收購的重點,僅僅在於獲得技術人才和 AI 能力。

一位 ServiceNow 的發言人證實,這次的全面收購,會保留 Element AI 的大部分人才,包括 AI 科學家和從業人員,但整合需求後將關閉其現有業務。這位發言人表示:「我們希望在交易完成後,減少大部分 Element AI 的客戶。」

為什麽會導致這樣的結果?《環球郵報》認為,這家公司大肆招聘頂尖人才、大量進行宣傳投資的行為,與它建立軟體業務的初衷背道而馳。

為了建立起創始人所宣稱的「超級信譽」,Element AI 曾經招聘了一大批加拿大和國外的頂尖人才,並開設了全球辦事處,甚至包括一家用於實現「AI 向善」(AI for Good)的英國公司。

目前,這家提供無償服務的英國公司,員工人數已擴大到 500 人。

不僅如此,Element AI 在宣傳方面進行了大量投資。它僅僅在成立 9 個月後,就籌集了 1.02 億美元的風險投資,不到 4 年時間裡,這家公司已經融資約 2.6 億美元。與拿到融資後踏實做業務相反,這家公司背後卻在偷偷地推銷自己。

《環球郵報》表示,這家公司除了發起私募以外,還曾於 2018 年 12 月,要求財務顧問 Allen&Co LLC 幫助其尋找潛在買家。

相比於大肆招聘和宣傳,這家公司的實際盈利也並不可觀。

據德勤統計,到今年 11 月下旬,Element AI 的年收入僅為 1000 萬至 1200 萬美元。德勤在估值 Element AI 的時候甚至認為,這家公司在 2019 年融資時的價值僅為 7600 萬美元,今年更是縮水至 4500 萬美元。

那麽,Element AI 的實際業務,究竟是什麽呢?

Element AI 是一家怎樣的公司?

Element AI 於 2016 年 10 月,在加拿大蒙特利爾成立人工智慧企業(微軟等領銜創投),至今已有 4 年之久。

根據其官網發布的消息,它要做的事情就是:「讓人類和機器更加協同地工作。」

圖片來源:擷自 Element AI

然而比起使命來說,更讓人吸睛的,是它在短短幾年時間裡的融資速度。

根據 Chrunchbase 數據顯示,僅在成立半年多後,即 2017 年 6 月,便攬獲了騰訊、英特爾、Data Collective 等企業拋出的「橄欖枝」,拿到高達 1.02 億美元的 A 輪融資。隨後還有加拿大政府提供的 500 萬美元的支持,以及 2019 年 9 月的 2 億加元的 B 輪融資。

這讓 Element AI 迅速躋身「全球最大獨角獸」之一,估值一路飆升至 12 億美元。

為什麽能在如此短時間內,融到這麽多的資金?明星團隊是核心的原因。

首先其創始人之一,是我們熟知的「深度學習三巨頭」之一的 Yoshua Bengio。他的存在,無疑對 Element AI 的科研能力,打上了一個「硬核」標籤。此外還包括人工智慧專家 Nicolas Chapados、Jean-François gagné、Anne Martel 等眾多大咖的加盟。

加之 Bengio 除本人之外,其領導的蒙特利爾 MILA 實驗室,是世界上數一數二的深度學習學術社區。

如此看來,團隊實力、擁有的智庫,這塊是拿捏到位了。

其次,是業務方向。

從官網所提供的公司能力來看,主要聚焦在了「人工智慧戰略咨詢」、「專家匹配」和「AI-as-a-Service」(AIaaS)。換句話說,Element AI 要做的事情,像是人工智慧領域界的「麥肯錫」。

圖片來源:擷自 Element AI

例如目前已經提出的一個產品 Knowledge Scott,其目的就是將「數據轉換為知識」,以此來達到提高工作效率的目的。包括其他兩款產品 Document Intelligence 和 Access Governor,也是基於對數據的深度挖掘,來應對業界的需求。

嗯,是有點「數位轉型」的味道了。

但實際結果,剛才也講到了,其實是失敗的,畢竟連 Bengio 本人都否定了 Element AI 的價值。更有 Reddit 網友評論說,「能在如此駕馭炒作的浪潮,讓人震驚」。

但這件事情令人唏噓的一點是,竟然連深度學習三巨頭之一的 Bengio 帶頭,也能讓其公司走至今天這一步:「這些人得到了世界上所有的資源,擁有瘋狂的早期融資,有背後的頂級人才庫(MILA),有世界上最支持風險投資的政府之一。但卻成為了一個笑話。」

然而,細想一下,類似 Element AI 這樣的事情,還真並不少見。

AI 炒作巔峰已過去?

「三年半虧損 23 億」、「四年虧損 73 億」、「研發投入偏低」、「毛利率低」……這是部分 AI 獨角獸公司在披露招股書後,外界對於 AI 公司營收難的感嘆。

自 2019 年以來,即使當初的「AI 四小龍」,已有 3 個正式啟動了 IPO 計劃,但市場對於 AI 獨角獸們「估值過高」、「盈利能力不足」的質疑仍然存在。

現在,即使是昔日深度學習「三巨頭」之一所成立的公司 Element AI,也逃不過被拋售的命運。

據億歐智庫統計,自 2012 年起,中國人工智慧創業熱潮啟動,至 2016 年達到頂峰,隨後創業數量逐漸降低。到 2020 年,AI 新創企業僅為 2019 年的 12.5%,AI 窗口期正在迅速關閉。

2000-2020 年 4 月中國人工智慧企業新創公司數量情況

圖片來源:億歐智庫

從投資角度來看,中國 AI 私募投資熱度在 2017-2018 年達到頂峰後,投資頻次和額度也開始逐年回落。億歐智庫預測,2020 年全年投資頻數,將回縮至 2019 年全年水平的 50%~70%。

2012-2020 年 4 月中國人工智慧私募股權投資市場整體情況

圖片來源:億歐智庫

隨著窗口期的縮窄、私募投資趨於飽和,AI 行業的「冷靜期」也悄然而至。現在的 AI 公司,也正面臨「重估」和「清算」的命運。

再回看「AI 四小龍」,從最初一同進軍人工智慧視覺算法,到如今早已細化向不同的賽道,尋找差異化的商業落地模式和發展空間。

  • 依圖自研晶片「求索」的正式商用、落地,此後提出「算法即晶片」的概念,在造芯(晶片)之路上前行。
  • 曠視在招股書中,屢屢提及「解決方案」、「AIoT」等物聯網概念,致力於在這一方向走出新道路。
  • 商湯已被貼上了「算法工廠」的標籤,將自己的 AI 能力推及到千行百業中。
  • 而雲從,則已經演變成了一家操作系統公司,專攻人機協同操作系統。

面對 AI 公司商業化落地難、盈收難的問題,吳恩達就曾經在公開場合表示:「團隊建設不能僅依靠明星工程師,而是要建立一個完善的、跨學科、跨職能的團隊。」

Element AI 的先例,說明了這一點:人工智慧企業,已經逐漸從早期技術驅動,逐漸向商業化驅動發展。

而場景的適配性,也將成為 AI 落地的關鍵環節。

資料來源:TechCrunchReddit億歐智庫

文: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