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體驗與共鳴都能變成商品,將如何改變我們的思維?

0
1824
圖片來源:Priscilla Du Preez on Unsplash

編按:在過去,「一顆蘋果」是我們會花錢購買的商品,但自從有了體驗經濟的概念以後,「在蘋果園當一日果農的體驗」 也可以成為一種商品。當抽象的感動、樂趣、共鳴都能被商品化、並標上價位,這種趨勢將如何顛覆我們的價值觀?

「陶醉在高價出售蘋果的快樂,卻逐漸遺忘了蘋果的滋味。」

這可不是童話裡的臺詞。

在《欲望充斥的資本主義2018》節目中,似乎有不少人在聽到這段旁白敘述時,在一瞬間為之震撼。

蘋果作為農產品,在市場上理所當然成為商品,同時標上價格。儘管我們了解蘋果因此被賦予了價值,但是我們不該忘了蘋果本來的香味、咬下美麗蘋果時感受到的滋味,以及蘋果提供給我們身體的營養價值……。

雖然這是相當理所當然的人類行為,但是生存在現代資本主義中的我們,或許會更容易失去這種單純的身體感受,同時也很難和市場的力量保持距離。

社會中有各種資訊在交流,喚起人們的欲望。在現今這個時代,社會環境被數位化、系統化,這種情況也大幅動搖了工作本身的定義。人們生活在這樣的社會中,就像是走在鋼索上一樣,必須隨時在市場力量與身體感覺之間保持平衡。而這種感受,或許能夠成為一個關鍵,來解決資本主義所產生的扭曲。

資本主義這個系統所具備的性質,就是試圖單方面盡可能的把更多的物品,以商品的形式在市場上流通。

這樣的說法或許有點誇張,不過,在資本主義的結構當中,持續競爭是重點之一,所以市場的力量往往會擺脫賣方、買方的意志,走出一條自己的路、獨立發展。

當附加價值和差異化橫行天下,人放棄思考

尤其是近三十年,在東德、蘇聯等社會主義大國,原本在不同經濟理論之間樹立的高牆逐漸消失,全球化資本主義簡直就像變形蟲一樣,在世界各地到處竄動。

用市場的網眼覆蓋,鑽入所有的縫隙,只要發現與過去的物品有些微的差異,便立刻將其化為商品,這樣的力量中隱含著驚人的事物。

這代表,替已問世的商品添加不同功能的「附加價值」,以及著重於讓消費者認為與以往的商品截然不同的「差異化」,這些思維正擴及到世界各地。

附加價值和差異化正是開發商品時,最基本的基礎戰略。而這種觀念的根源,便是認為「只要有差異,就能成為商品」。

這個觀念也和「重點在於『看起來』與眾不同」的思維有關。

然而,市場把自由視為最高價值。

只要有買家,就會誕生各式各樣的商品。呼應顧客需求而創造出新服務、新事業,產生創業靈感,這也非常重要。其結果,最終甚至很可能得以解決社會問題。

我並不想在這裡大肆說教,說什麼市場應該踩煞車、應該多加管制揭露出各種欲望的資本主義,或者應該努力流淌著汗水、努力生產商品等。

我認為彈性因應不斷變化的社會很重要,我也不否認在市場上進行各種實驗,或是開創商品化的可能性。

可是,在所有事物都化為商品的最後,人們總是完全不去思考,也沒有人告訴我們,連奇怪事物都能成為商品的可能性以及危險性

例如,新聞報導的人體器官買賣事件,便是在道德倫理上嚴重遭到質疑的極端案例。不過,不管什麼東西都能化為商品的現象,似乎已經無法遏止。(未來學家預測的商業場景——同理心可以成為商品、戴上眼鏡就能完成購物!

如何在不妨礙市場自由的情況下,不失衡的遏止這類可能性?這類爭議其實是相當難解的。

當共鳴也能賣錢,難怪生活變得困難

為什麼現在平衡會崩解,人們生活困難的狀況趨於明顯?

如同前面所說的,全球化把世界的市場連接在一起,同時有許多國家實現工業化後,突然進入以服務和資訊為主要商品的情況,也是重要的關鍵之一。

現代的資本主義實現了物質上一定程度的富饒,並邁入一般所謂「從物品消費轉為體驗消費」的階段。然後,「共鳴」這種心理成為吸引目光的商品,讓狀況變得更複雜難解。

現代的資本主義,很容易在自由市場的買賣場所中,產生出某種「錯覺」。

不同於過去以生產物品為基礎的工業社會,可以看得出現代的資本主義把前述「高價販售蘋果」的思維,塞進每個人的心中。

「後工業社會」(Post-Industrial Society)是處理資訊、知識、服務等產業所占比例較高的市場。當人們交易的商品逐漸轉移成沒有形體──像是體驗、共鳴、感情──的商品時,其背後又隱藏著什麼樣的脈絡?

在市場上販售「感動體驗」的時代來臨了

「過去的高度成長期是相互爭奪可支配所得。可是,在經過彼此爭奪可支配時間的時代後,現在已經邁入相互爭奪可支配精神的時代了。」

按:可支配所得(Disposable Income),從薪資和獎金等所得扣除稅金、生活費等支出之後剩餘的金額。

讓SHOWROOM這家公司步上軌道的年輕企業家前田裕二,在參加一個由年輕討論者組成的談論節目《解開新世代!日本的兩難困境》時,說了上述這麼一段話。

也就是說,在物質方面還不豐裕的時代,基本的消費行為都是把薪資等所得,投入在電視和洗衣機等想購買的物品上。但漸漸進入物質上得以滿足的時代之後,人們開始追求服務,時間成了珍貴的商品

接著到了現代,則邁入下一個階段,進入「共鳴」成為商品的時代。換句話說,人們開始把金錢花在觸動心靈的感動體驗等「精神」方面。

我覺得,這位當紅企業家從商業角度發表的意見,是非常有趣的分析。不過,在這同時,針對連精神、心靈都被視為商品的難題,也讓人們陷入深刻的思考。

其中有個相當難解的兩難困境。那就是「自由」市場的可能性,以及「恣意妄為的」交易的兩難(按:例如人體器官買賣)。

這是自由?還是恣意妄為?是絕佳的點子?還是違反倫理的行為?

誰能夠來判斷?

市場交易應該是自由的,但如果在標準曖昧不明的情況下,過分要求遵守倫理,或許就會在整個社會產生負面效果吧?

也就是說,各個企業家競爭時,當然有提出新商業模式的自由和可能性,但是,這是否會對整個社會造成影響?或是讓社會朝著什麼方向轉變?在一邊享受變化的同時,我們也必須要持續思考這些問題。

本文節錄自大是文化《資本主義在崩解,我們還有什麼路可走?》一書,作者為丸山俊一 

發表評論

請輸入您的評論!
請在這裡輸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