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轉社區藥局!惠生大藥局「一站式長照」服務,走出熟齡悲情

0
11396
圖片來源:惠生大藥局

「社區藥局」不只是讓鄰里領口罩、買酒精的地方!位在雲林虎尾的「惠生大藥局」結合長照服務,打造熟齡健身空間,並搭配AI與大數據追蹤使用數據,目前已成為當地長輩療癒身心的據點。

開業22年的惠生大藥局(以下簡稱惠生),於今年3月整修完工後重新營運,由日本建築大師伊東豊雄弟子──佐野健太建築設計事務所操刀設計,不僅外觀改頭換面,還增加了健康管理、遠距照護等科技服務,並附設針對中高齡者運動保健、衛教宣導需求的「樂齡健身房」與「樂齡學堂」。

傳承三代的創新結晶,讓傳統藥局再加值

一間平凡的西藥房,是如何蛻變成眼前這間文青感十足、又散發科技味的藥局?一切都要從第二代與第三代接班廖俊吉、廖昱喬的創新改革說起。

重新改裝前的惠生大藥局。
圖片來源:惠生大藥局

資工背景的廖俊吉,從父親手中接下家業後,因看不慣繁瑣的紙本作業,先從內部的工作方法進行改革,自行開發了全台灣第一套藥局POS系統,開啟台灣藥局數位化的先河。比同業早一步嗅到日本保健食品商機的他,更親自走訪日本洽商,在FANCL、DHC等品牌都還未進口台灣的年代,率先在藥局販售日系保健食品和成藥。

然而,廖俊吉真正感受到轉型的迫切性,卻是起因於大型連鎖賣場的出現,這些連鎖體系挾帶著大量進貨的優勢,使得原本曾是民生日用品主要通路的藥局,頓失價格競爭力。當時藥局業者面對的壓力,就如同80、90年代的柑仔店碰上7-Eleven。

「長照,不是悲情的服務。」──惠生大藥局第三代接班人廖昱喬

廖昱喬表示,小店家要跟大賣場拚價格是自尋死路,且「被價格吸引來的客人,也會被價格吸引走。」父子倆對於改變的共識,就此開啟了惠生轉型契機。

惠生大藥局第二代與第三代接班廖俊吉(左)、廖昱喬(右)。
圖片來源:惠生大藥局

曾負笈前往日本攻讀生物相關科系的廖昱喬,在求學期間走訪了日本各地的醫療服務據點,並與相關領域教授對談。他驚訝地發現,日本的一些長照中心彷彿是「老人家的星巴克」,不僅佈置得像咖啡館一般舒適,而且來復健的長輩臉上不但沒有痛苦的神情,反倒充滿笑容,一反他過去對長照中心的認知。他領悟到,原來長照可以自然而然地走入生活,一點都不悲情。

而後遭逢到祖母離世的變故,也促使父子倆思考:作為健康產業業者,惠生是否能為老人家做什麼事?約莫五年前,他們摸索出了一個大方向:強化「社區藥局」的定位,並推出社區長照服務。

惠生推出的樂齡健身房,仿效日本醫療運動學界權威小林寬道教授提出的「十坪健身房」概念,推動以熟齡保健與復健為目的的功能性運動。並透過AI追蹤成效,讓家屬能透過App掌握家中長輩的健康狀況。

相較於日本的十坪健身房,須與長照中心合作,惠生則因為多了「與藥局結合」的優勢,能自開處方籤、健檢,並不時舉辦醫療保健相關課程,達到一站式的服務。

積極導入新科技,但不能棄守線下服務

虎尾當地的年長者已養成固定到惠生大藥局運動的習慣。
圖片來源:惠生大藥局

其實,像惠生這樣的「複合式藥局」在海外已不是特例,如今日本許多醫療業者都是靠跨域整合存活下來。廖昱喬透露,未來最想嘗試合作領域是「地方再造」與「大數據整合」,「雖然大數據目前還沒有很明確的整合標的,但收集臨床應用會是現階段可先進行的前置作業。」目前,惠生也已與東海大學資管系助理教授潘人豪合作對接臨床大數據。

「為什麼要打群架?因為健康產業就像一個很大的餅,自己一個人吃會噎死。」──惠生大藥局董事長廖俊吉

儘管在經營上積極擁抱科技服務,廖昱喬仍相信,以長照服務來說,比起全通路整合,專業化的線下體驗才是主力。畢竟冷冰冰的數字或App系統警報,對於不太熟悉智慧型手機的長輩們來說,可能會造成不必要的心理壓力,因此目前還是會由藥師協助長輩判讀健檢數據,長輩們只需全心投入運動。

廖昱喬也呼籲,在疫情後的一兩年間,將是藥局強化自身服務定位的關鍵期。業者可趁機反思該如何發揮醫療專業與影響力,成為社區防疫的第一道防線。像是去年底疫情爆發後,惠生旋即加開多堂防疫講座,教導長輩如何正確配戴口罩、日常保健等知識,預防長輩因資訊不足,而陷入恐慌或誤信防疫偏方的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