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tagram也玩AR試妝,虛擬試妝、試衣技術會取代實體店功能嗎?

0
495
圖片來源:雷鋒網

Instagram剛上線了一項AR試妝功能。目前這項功能僅向化妝品(Mac和Nars是早期合作夥伴)和眼鏡品牌(Warby Parker和Ray-Ban)開放,未來也將逐漸推廣到其他產品類別。

通過這項功能,消費者將產品添加至購物車前,可以預覽這些產品用在自己身上的實際效果。同時,也可以將試用的效果圖分享至Instagram,其他消費者通過這張效果圖就可以快速連接至該商品,形成病毒式的傳播。

據了解,這項功能背後的技術與Spark AR平台相同,後者為Instagram的相機效果和Facebook的AR廣告提供了大量支持。

Instagram最初的購物合作夥伴之一Nars Cosmetics全球數字戰略副總裁Dina Fierro表示:「Instagram是發現產品的重要平台,尤其是在美容領域。」「很明顯,無論是線上還是線下,Instagram都會影響購買消費者的行為。」

今年3月,Instagram首次推出了應用內結帳功能,這是該應用向電子商務領域進軍邁出的第一步。此次上線AR試妝功能則是Instagram在這條道路上的又一次重要嘗試。

不過,Instagram並不是第一個吃螃蟹的人。其實早在今年7月,萊雅(L’Oréal)和微信就合作推出了小程序端虛擬試妝應用。據了解,雙方合作的「阿瑪尼美妝官方精品商城」微信小程序支持實時AR,用戶只要點擊商品下方的「立即試色」就能在一分鐘內試塗十幾個口紅色號。「阿瑪尼美妝官方精品商城」的AR試色功能包含兩種試色方式:

第一種是實時試色,效果類似於我們平時看到的「美妝鏡」效果。選擇的色號都能實時展現,即使搖搖頭,嘴唇顏色也不會「跟丟」。只是在人臉迅速移動時,口紅顏色可能會出現在臉的其它部位,零點幾秒後就能找到正確的位置。

另一種是上傳照片,類似於天天P圖中的美妝濾鏡,要求用戶上傳的照片必須無關清晰,這樣算法才能準確識別嘴唇並定位。如果算法定位嘴唇不夠精準,用戶還能手動調整,定位至正確的區域,勾勒出嘴唇的輪廓。同時,上傳照片的 AR 試妝法還能和本身的唇色進行對比,讓用戶更直觀的看到試色效果。

此外,用戶還能將試妝不同色號的效果圖制作成四色拼圖,形成更加直觀的對比,或更好地向好友尋求建議。(肌膚檢測、AR穿搭:這會是女人最愛的智慧魔鏡嗎?

其實不只在線上,AR試妝也給線下實體店帶來了更多的可能性。試用不同色號的口號需要擦了又塗塗了又擦,超過3種色號大多數人的嘴唇就會變得非常幹燥,而AR試妝完美地規避了這個問題。

隨著越來越多的玩家入局,AR試妝會成為下個技術風口嗎?

有業內人士認為,對於正快速發展的美妝行業來說,虛擬試妝技術打破了消費者對於線上購物與線下體驗之間的壁壘,使得線上線下零售相互融合,削減了部分顧客對於線上購物無法進行試妝的顧慮,將對線上零售產生巨大的推動作用。

然而,豐滿的理想往往難掩骨感的現實。其實在虛擬試妝之前,虛擬試衣也曾被寄予過同樣的厚望。2017年前後,國內湧現出過不少虛擬試衣企業,然而短短兩年時間過去,這些企業在市場上已經幾乎沒有什麽聲量了。

作為一名曾經的從業者,愛莫科技CEO楊恒曾在接受採訪時表示,和CV技術相比,虛擬試衣的技術——包括人的建模、衣服的建模——在過去五六年裡實際沒有多少進步。這就導致最後出來的效果既不真實也不自然。以優衣庫為例,它在很多門店裡部署了虛擬試衣鏡,但使用者寥寥。「優衣庫幾乎嘗試過全世界所有最好的方案,但效果依然無法讓人滿意。」

類似的問題在虛擬試妝中同樣存在。以口紅為例,每個女孩子的唇色其實各不相同,有些唇色很深的人塗裸色並不會有AR試色那麽明顯的效果。因為AR試色實際相當於是在人物照片上貼了一層特定顏色的嘴唇,並沒有考慮到唇色深淺的問題。

另外,同一個色號的口紅厚塗跟薄塗,最後出來的效果也會有很大差異。而這些差異是虛擬試妝無法體現的。

一言以蔽之,如果虛擬試妝無法做到90%的真實效果,用戶難免還是要到線下實體店去試用,就如同今天的虛擬試衣鏡並沒有真正解決試衣間排隊的問題一樣,最終難免淪為雞肋。

發表評論

請輸入您的評論!
請在這裡輸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