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真的也沒關係!IG 虛擬網紅最受 Z 世代青睞,比真人高 3 倍互動率

0
3656
圖片來源:Lil Miquela、kfc

虛擬網紅正在崛起,企業也越來越愛這些「沒有心跳」的代言人,社群媒體分析機構 HypeAuditor 也揭露虛擬網紅在 Instagram 上的各項關鍵數據。

你介意追隨的網紅是真人,抑或利用 CGI(電腦產出圖像)技術打造的虛擬影像?現在一份報告顯示,很多人似乎一點也不在意,甚至比起真人,更投入在這些虛擬角色的內容中。

從 10 幾年前開始,人們便開始擔憂被 AI 與機器人給取代,然而社群媒體蓬勃發展下,比起機器人橫行,網紅們可能更需要擔心自己的飯碗不保。

社群媒體分析機構 HypeAuditor 發布了一份「2019 年頂尖虛擬 Instagram 網紅」報告,揭露虛擬網紅在 Instagram 上的各項關鍵數據。

互動率比真人高 3 倍,虛擬網紅更受年輕族群青睞

無論虛擬網紅到底是真的引發了熱潮,還是只是個別案例偶然的成功,根據 HypeAuditor 的調查,在各個追隨數區間,比起真人網紅發布的貼文,網友更喜歡和虛擬網紅互動,虛擬網紅每一則貼文都比真人網紅高出 3、4 倍的互動率。

虛擬網紅的互動率遠較真人網紅為高,這有可能與每一篇貼文背後的高成本製作有關。
圖片來源: HypeAuditor

那關注虛擬網紅的又是哪群人?調查指出,虛擬網紅的核心觀眾是 18 至 24 歲的女性。

值得注意的是,高達 11.2% 觀眾屬於 13 至 17 歲的「Z世代」,對於 Instagram 的用戶組成來說,這是個非常大的占比。根據統計網站《Statista》的資料,13 至 17 歲用戶僅佔 Instagram 用戶整體 3.7%。

虛擬網紅的追隨者年齡與性別分佈,18 至 24 歲的女性是最大宗的粉絲來源。
圖片來源: HypeAuditor

儘管這些虛擬網紅不是真人,但某種角度來說卻更有「人性」。

就以目前擁有最多追隨者的虛擬網紅米凱菈(Lil Miquela)來說,她敢於表達自己的想法、衝撞社會觀感、為弱勢族群發聲。

就如網友對米凱菈的評論,她做的每件事都不完美,但這令她更像是活生生的人類,她讓人們感動、她讓人們好奇、她影響了許多人,這時她究竟是真是假已經沒有人在乎,人們非常樂於和她互動。

米凱菈是當前最有人氣的 Instagram 虛擬網紅,以 170 萬追隨者遙遙領先同業。
圖片來源: Lil Miquela Instagram

目前突破 100 萬追隨數的虛擬網紅僅有米凱菈一人,因此圖表上大於 100 萬追隨數的類別,便是她單獨的統計數據。調查資料顯示,米凱菈單則貼文的互動率,是同等級人類網紅的 4 倍左右。

營運成本高,1 分鐘影片要花 2 個月製作

虛擬網紅能永遠保持良好形象、年輕貌美,沒有花邊新聞、八卦纏身,有的還能隨時出現在世界各地,似乎各方面都比人類佔盡優勢。(KOL旋風式微!VTuber起而代之、互動率更高,3款軟體輕鬆打造自己的品牌代言人

然而與真人網紅相比,他們最大的劣勢便在於,由於每一則貼文必須耗費龐大精力與成本,經過縝密的設計與安排,無法像一般網紅拿起手機隨意一拍,就是一則日常貼文。

有著芭比娃娃般外型的 noonoouri 擁有 33 萬粉絲,是當前 Instagram 排名第 2 的虛擬網紅。
圖片來源: Instagram

目前在虛擬網紅之間,追隨者數排名第 2 的 Noonoouri 背後團隊透露,普通的一則貼文就必須耗時 2、3 天準備,而一支短短 1 分鐘的影片,他們就得花費 4 至 8 週時間製作,背後心力遠超一般真人網紅。

而這反應在貼文的發布數上,無論在追隨者多寡,虛擬網紅的平均發文數均少於一般網紅,尤其在低追隨者數的區間更是如此,對於變現能力較微薄弱的這些微虛擬網紅,製作精美的 3D 建模在人力或財力上都是一大負擔。

礙於發文的高成本,虛擬網紅平均貼文數較真人為低。
圖片來源: HypeAuditor

這也導致許多低追隨數的虛擬網紅就此「香消玉殞」,HypeAuditor 指出,過去 30 天內,高達 23% 虛擬網紅沒有發布任何貼文。另外,礙於 3D 建模的高成本,也有部份虛擬網紅是採用臉部是虛擬,但身體是真人的方式呈現,例如當前位居追隨數第 3、來自日本的 Imma 就是如此。

雖然虛擬網紅人數遠較真人為少,這個市場仍在繼續成長,在過去 3 個月裡,約 7 成虛擬網紅的追隨數呈現正成長。HypeAuditor 的調查顯示,當紅的虛擬網紅大多不會侷限於 Instagram 一個平台,YouTube、Twitter……積極擴張觸及管道、與真人、真實世界互動是受歡迎的重要元素。(《Pokémon GO》將遇強敵!Hello Kitty也推出AR手遊《Kawaii World》

虛擬網紅成潮流,醞釀龐大商機

早在 2015 年,法國時尚品牌 LV 就找來日本電玩《最終幻想 XIII》系列女主角雷光擔任模特兒,這可說是虛擬網紅的一個開端。現在,部份品牌也開始轉而擁抱這些虛擬代言人。

圖片來源: Instagram

去年法國時裝品牌巴爾曼(Balmain)就聘請 3 位虛擬網紅模特兒,出席行銷活動;巴西零售巨頭 Magazine Luiza 也創造了一位名為 Lu do Magalu 的虛擬網紅作為宣傳;今年 4 月時,肯德基也為創辦人桑德斯上校建立虛擬網紅形象。

今年 4月,肯德基也為創辦人桑德斯上校創造了一個虛擬網紅的形象。
圖片來源: Instagram

這類虛擬網紅──或者虛擬偶像的趨勢不僅發生在 Instagram 上。從數年前開始,日本便掀起了一股「VTuber」旋風。所謂的 VTuber 是虛擬 YouTuber 的縮寫,是一種由真人在背後扮演 3D 動畫角色的 YouTuber 形式。

戴著大大的粉色髮箍,名為「絆愛」的虛擬角色便是 VTuber 的開山始祖。絆愛頻道 A.I.Channel 在 2016 年底推出,3 年期間已累積 267 萬訂閱數,更曾獲邀登上電視,在 NHK、BS 日本等頻道的節目上出現。

絆愛背後經營公司 Activ8 創辦人大阪武史表示,與一般的動畫角色相比,VTuber 可以讓觀眾相信,他們是真實存在的,「這種存在感就是他們如此吸引人的部份。」

市場研究機構 User Local 推估,目前有超過 9,000 個 VTuber 頻道,不過大多受歡迎的頻道都是由如 Activ8 等少數大公司掌握。短短幾年時間,VTuber 已經從小眾的次文化演變成龐大商機。

另外,位於倫敦的新創公司 Auxuman 推出一位 AI 虛擬歌手 Yona,這也是虛擬網紅的另一種存在形式。Yona 基於人工智慧建立,使用大量音樂、文學資料進行訓練,不僅能自行創作歌曲,還能從網友們的反饋檢討音樂內容。

Auxuman 創辦人 Ash Koosha 透露,Yona 的音樂、填詞等內容大多由 AI 創作,他則負責混音及產出最終面世的歌曲。目前公司旗下擁有多位 AI 歌手,並期望未來能以授權的方式進行表演,或者為品牌代言。

這些通通都是虛擬網紅的形式,且正如 Auxuman 在虛擬網紅結合 AI 的作法,HypeAuditor 研究報告作者尼克.巴克蘭諾夫(Nick Baklanov)認為,雖然目前大多虛擬網紅皆是由人類在背後營運,未來虛擬網紅將會連上 AI,屆時社群行銷的局面也將發生變化。

完整研究報告及 Instagram 頂尖虛擬網紅名單請見:The Top Instagram Virtual Influencers in 2019

文: 陳建鈞

資料來源:ForbesHypeAuditorBloomberg(1)Bloomberg(2)

發表評論

請輸入您的評論!
請在這裡輸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