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人為什麽現在還在用翻蓋手機?

0
1006
圖片來源:Alexander Andrews from unsplash

智慧手機市場已經日趨成熟,走在大街上,我們已經很少能再看到帶九宮格按鍵手機的身影了。但在日本,我們又能看到另一番景象。

在很多人眼中,日式手機是「加拉帕戈斯化」的產物,意思是說它們只能在特定環境下生存,並帶有著極強的地域性特性。

事實上,在日本的商業、文化領域,你多少也能看到這種現象的映射。很多在日本人眼中的「常識」,另一個國家的人看來可能就不會被理解。

而在手機這個領域,那些經久不衰的長條形翻蓋機便是很典型的例子。哪怕是在 iPhone 已經占領了當地各大電器商場的當下,日本人依舊沒有放棄它們。

NTT Docomo 於 1991 年推出的「mova」系列,最左邊的就是一台翻蓋機。
圖片來源:ジャパンアーカイブズ

從歷史上來看,翻蓋機在日本出現得很早。在 1991 年,日本電信公司 NTT Docomo 推出的首批「超小型便攜電話」系列中,你就能看到一款可上下翻蓋的機型。但在這個時候,手機和我們當年的「大哥大」一樣,是土豪的玩物,也是單純的通信工具。

直到 21 世紀初,隨著成本下降,手機的價格開始為大眾所接受,才作為一種新興消費電子產品,在日本消費者中普及。

不過,在那個直板橫行的年代,翻蓋手機是怎麽在日本流行起來的直至一騎絕塵,原因也是眾說紛紜。

有人認為,翻蓋手機的內外螢幕設計,切中了日本人對於隱私的高需求,這樣他們就能在不打開螢幕的情況下,快速瀏覽短信、來電等訊息概要的同時不被人關注到其中細節。還有人說是因為喜歡翻蓋機「啪」那一聲的開合音。

但最合理的解釋,還是和手機定位的變化有關。

「i-mode」於 1999 年上線時,展示的機票預訂功能,當時手機還處於黑白屏時代
圖片來源:ifanr

這裡就不得不提及 NTT Docomo 推行的「i-mode 模式」了。

日本在 2000 年左右就開始正式商用 3G 網路,比中國早了整整 8 年,而作為日本最老牌的電信營運商,NTT Docomo 也選擇在 21 世紀初,就開始將新聞瀏覽、郵件收發、車票預訂等我們如今司空見慣的服務,植入到當時的功能機中。

有了這些服務,手機就不再是單純的通訊工具了,而是搖身一變,成為了多功能的服務設備。

圖片來源:ifanr

這些手機還配有一顆專門的「i-mode」按鍵,用戶進入後,就能在菜單中查天氣、查地鐵通勤時間、看電子書等等,甚至是直接使用各種日本網站的服務。

這套由營運商建立的封閉化生態,也被中國電信營運商借鑒了過來。我們在中國移動合約機裡看到的「移動夢網」計畫,也沿用了這套聚合型服務。

只不過,當時中國還處於 2/2.5G 的網路環境,還承載不了龐大的數據接入,體驗上並不如 i-mode 的完整。

NEC 為 N502it 準備的宣傳廣告,強調了大屏和彩屏兩個賣點。
圖片來源:懐かしCMチャンネル

配合「i-mode」的出現,日本手機也迎來了一次「升級潮」。其中 NEC 推出的 N502it 手機,就首次配備了大尺寸的彩色 LCD 螢幕,迅速在年輕群體中爆紅。

翻蓋手機的優勢也是在這個時候體現出來了。由於「i-mode」本質上是各種移動互聯網服務的聚合,自然需要一塊大螢幕來呈現,而翻蓋機則可以在保持同等尺寸的情況下,兼具大螢幕和實體鍵盤,滿足人們瀏覽和打字的需要。

2006 年夏普發布的 3 英寸電視手機 SH903iTV。
圖片來源:ASCII.jp

到後來,日本網路環境變得更好後,很多翻蓋機還可以將螢幕轉成橫式,在機身側面拉出一根小天線,就能用來收看電視,這同樣是智慧型手機在日本興起前就普及的功能。

這種翻蓋機也在中國流行過一段時間。我記得在自己初高中的時候,日式翻蓋機便俘獲了大量女生的歡心,一方面是因為螢幕夠大、自拍好看,另一方面則是適合拿來 DIY,當時翻蓋機上貼滿閃鑽,配個掛繩都是很常見的事。

甚至就連男生們,也學會利用起翻蓋機的內外雙屏,將它們打造成一台「電子書閱讀器」。畢竟就算不掀開螢幕蓋,外屏也能正常瀏覽長篇的文字。

在翻蓋機最鼎盛的時代,日本營運商每年會推出約 20-30 款新機型。
圖片來源:Gigazine

可惜的是,NTT Docomo 並沒能將自己超前的移動網路模式複製到海外地區,反倒是封閉的生態環境,間接限制了日本本土手機廠商的創新能力。

隨著 iPhone 的出現,以及 Android 系統等「舶來品」的到來,手機產業的主導權開始由營運商側轉向廠商,原本被 NEC、松下、富士通、夏普等日本本土廠商壟斷的市場,卻在智慧型手機時代的競爭中漸漸敗下陣來。

2019 年全年日本手機市場的各品牌占比,蘋果處於絕對優勢地位。
圖片來源:IDC

幾年下來,留給日本手機廠商的占比也沒多少了。如今蘋果 iPhone 在日本手機市場的占比,基本跟華為手機在中國市場的占比類似,都已經接近 5 成,基本處於絕對領先的地位。

圖片來源:每日新聞

為了縮減成本,包括松下在內的日本手機廠商不是合併,就是選擇退出市場,對軟體系統的開發也都相繼停止了,大家都統一轉向以 Android 為底層。

當年火熱的「i-mode」模式,比如 felica 近場支付、手機電視和在線購物等,現在也都能在 iOS 和 Android 上輕鬆獲得,觸控機的使用體驗甚至比翻蓋機還要好。

可以說,本土廠商的衰落,以及以蘋果 iPhone 為代表海外品牌崛起,都令日本手機市場告別了由營運商主導的時代,手機廠商自身和提供服務的網路公司正反過來掌握話語權。

日本營運商 au 在 2019 年推出的新一批翻蓋機。
圖片來源:au

可就算如此,日本的市場特殊性,也沒有讓那些傳統的翻蓋機完全消失,近兩年裡,三大營運商也仍然會堅持推出各種新機型。

如果你瀏覽日本手機線上賣場的網站也會發現,他們會習慣把智慧型手機和傳統手機分開稱呼,像 iPhone 這類的觸控機,會稱為「スマホ」,也就是智慧型手機。

而傳統的翻蓋機、功能機,則稱為「ガラケー」。

富士通 ARROWS F-03L。
圖片來源:ifanr

前文也說了,由於日本手機市場發展較早,很多智慧型手機時代才應該出現的移動支付、影音等功能,在功能機時代就已經被解決,這也導致了相當一部分用戶對於智慧型手機抱以「不感冒」的態度。

日本的老齡化社會結構也間接阻礙了智慧型手機的普及,很多中老年用戶仍鐘情於翻蓋結構和實體按鍵,平時打打電話、收發郵件也夠了,觸控手機對他們來說則有些「功能過剩」。

圖片來源:ifanr

可線上服務總會有退市的一天,NTT Docomo 開創的「i-mode」,以及 FOMA 3G 服務就宣布在 2026 年下線;而另外兩家營運商 au、SoftBank 也會在這個時間點,停止對 3G 網路的支持。

為了能守住這些老用戶,讓他們在不需要改變原有習慣的情況下,跟上智慧型手機的服務,營運商們採取了一個變通方案:在傳統翻蓋機的機身內,安裝智慧型手機的軟體和服務。

你也可以稱它為「半智慧手機」(ガラホ)產品,其實就是智慧型手機「スマホ」和傳統手機「ガラケー」這兩個詞的合併。

夏普於 2019 年 4 月推出的第三代 AQUOS ケータイ。
圖片來源:ifanr

表面上看,這些翻蓋手機和之前的功能機一樣,依舊是上半部分螢幕,下半部分實體鍵的翻蓋設計,但內置的系統已經變成基於 Android 定制,對支持 4G 網路、WiFi、藍牙連接做了支持,並集成了 Line 這樣的主流社交軟體。

圖片來源:ifanr

從全球來講,這類價格低廉,且半只腳已經踏進智慧型手機服務的產品也還有很多發展空間,並在一些智慧型手機普及率不高的國度十分吃香。

成功填補了功能機和智慧型手機之間空白的 KaiOS 系統。
圖片來源:ifanr

在印度, 內置了「KaiOS」的 JioPhone 也是長了個功能機的外觀,但實則對 WhatsApp、Google 地圖等業內主流的幾款應用都做了支持,不至於讓用使用者與主流大眾「脫節」,同樣擁有不錯的人氣。(把笨的變聰明!KaiOS逆行市場的策略,讓Google、迪士尼搶著投資它的手機作業系統

根據朝日新聞的報道,目前日本仍然有 2000-3000 萬左右的用戶在使用 3G 功能機。如今不少營運商都打出了「一日元購機」的海報,希望用超低合約價來吸引功能機用戶升級。

針對那些不懂各種功能的老年用戶,日本還開設了專門的「智慧型手機教室」,手把手來指導老人們使用智慧型手機。

圖片來源:ifanr

只要這類半智慧手機繼續存在,那些已經用慣了翻蓋機的人們,今後也可以繼續享受到實體按鍵所帶來的易用性。

更不要說現在走到了最前面的折疊屏手機,也在返璞歸真地用回了翻蓋這個形態。

傳統並不一定就是落後的,有時候加以改造,也能舊瓶裝新酒,重新在需要它的人手中煥發生機。人們都說時尚是個圈,熱門元素輪流轉,或許年輕的手機圈也是如此,我們等的來創新,也等的到輪回。

文:木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