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法拒絕不合理的工作,你也犯了「損失厭惡」的毛病嗎?

0
1710
圖片來源:energepic.com from Pexels

害怕錯過輕聲道出我們能夠或應該做的事,藉以引誘我們變得不健全。—布芮尼·布朗(Brené Brown),《勇氣的力量》

如果我們相信自己活在一個資源匱乏的世界,無論時間、金錢或機會,我們將會過度重視可能失去的東西。這導致我們為了以防萬一而工作,或者承擔了超過我們應該做的工作,而非因為我們真的需要如此。

生怕錯失更多機會,不敢對眼前的重擔說「不」

山姆(Sam)是墨爾本地方政府當局的科長,每天為著說不的能力而掙扎。「我害怕開口說不,會被別人解讀成不是團隊的一分子。我擔心他們會把我看成懶惰或無能的人。」山姆也擔心說「不」會妨礙到他未來的機會。因此,他感受到必須接下每件來到他面前的新工作的壓力,以及接受同事每個要求協助的請求。這對山姆產生極大的個人壓力,因為他得不停地在多項任務之間切換,處理越來越大的工作量。

每當山姆想要婉拒工作,他的焦慮便隨著升高。雖然眾多的要求已經對他造成更大的工作壓力,但有些計畫最終是有報酬和有趣的。這使他總是不敢推卻不適當的計畫,惟恐錯失有意思的事。「許多時候我接下了任務,但我知道那是超出我的層級應該做的事,偶爾也讓我感覺被人利用。」

你已經被錯失恐懼症(FOMO)制約了嗎?

這種情緒如此常見,所以已經變成一個首字母縮略字: FOMO,意思是「害怕錯過」(fear of missing out)。如此的做事習慣,只是為了讓我們感覺好像沒有錯過什麼。在職場上,害怕錯過可能意味著我們為了保持能見度,而加入超出需求的委員會。也可能代表被複製進長串的電子郵件中,為了想知道的需求而服務。或者導致我們在其實想要說不的時候說是,其效果可能有害,甚至造成超載的感覺,使你在與家人共進晚餐時還無法放下手機。

潛藏於害怕錯過底下的,其實是害怕做出抉擇。當史蒂文(編按:《不費力的力量》一書作者)受訓成為治療師時,有句諺語是這麼說的:「你選擇,你就輸了。」因為選擇也是一種排除,一種封閉的選項。在一個鼓勵我們盡可能多做事、以及盡可能擁有多種選項的社會,做抉擇的需求似乎多少會令人感到不舒服。

「失去」的心理強度,是「獲得」的兩倍

心理學家阿莫斯·特沃斯基(Amos Tversky)和丹尼爾·康納曼(Daniel Kahneman)研究損失厭惡(loss aversion)的現象,結果顯示人們傾向於避免損失,勝過獲得等值的東西。舉例來說,與其發現一百英鎊,寧可不要失去一百英鎊。他們的研究證明,失去的心理強度是獲得的兩倍。難怪我們寧願去做,而不願承受說「不」可能帶來的損失。「是的,我會去參加演唱會,因為說到底,我不想看見朋友們一起玩樂的照片,感覺我落單了(即使我沒有真的很想去演唱會)。」我們有多少次從事空洞無意義的活動,只是為了避免落單?我們又有多少次,只不過為了現身而現身呢?

廣告和社群媒體餵養我們應該過著滿載的生活,充分利用機會的觀念。活在當下,把握這一天。像核對清單般過日子:該造訪之地、該去用餐的餐廳、該讀的書、該看的電影。沒有浪費時間的罪惡感。

在《重拾活在當下》(Carpe Diem Reclaimed )一書中,羅曼·克玆納里奇(Roman Krznaric)認為把握這一天的概念已經被四種力量綁架:消費文化,其中「做就對了」(Just Do It)已經變成「買就對了」;日益講求效率和時間管理的狂熱,已將自動自發轉變成「計劃就對了」的文化;全年無休的數位娛樂以「看就對了」取代有生氣的生活經驗,而正念運動無心造成的結果,「助長了把握這一天,主要是關乎活在此時此地的概念,而做就對了,變成只要有呼吸就好。」

社群媒體讓我們知道別人正在做什麼,從而加深我們的地位焦慮,並利用我們害怕在社交平台上與虛擬世界失去連繫,我們便會落單的恐懼。正如我們對於社群媒體的執迷,我們也可能對做點什麼事的興奮感上癮。工作的強迫性本質不但利用我們的身分,也利用我們的愉悅、刺激、追逐和忙碌。它將我們接上正在發生的事,並降低我們的反思能力。

害怕錯過不僅挑戰我們正視自己的渴望,還有我們對自己的期許。它挑戰了我們完全能做到和完全能擁有的概念,它要求我們面對我們的侷限,並做出抉擇。

不費力的力量:順勢而為的管理藝術

本文節錄自遠流《不費力的力量:順勢而為的管理藝術》一書,作者為黛安娜·雷納、史蒂文·杜澤

發表評論

請輸入您的評論!
請在這裡輸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