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微軟70年代末期遷址西雅圖,看新創產業如何改造區域經濟?

0
981
西雅圖
圖片來源:Tuan Nguyen on Unsplash

編按:撇除氣候,西雅圖無疑是今日最宜人的高科技產業重鎮之一,然而,在微軟1970年代末期從阿布奎基搬廠至西雅圖以前,西雅圖本來是一座當地居民生活品質低落、並且被《經濟學人》封為「絕望之城」的城市。「新創產業的進駐」之於一座城市的政經、民生發展,其影響力或許遠遠超乎我們的想像。

雖然微軟從阿布奎基遷廠到西雅圖一舉,在當年看似無足輕重,卻協助西雅圖轉型成美國最成功的新創中心。令人矚目的是,這一切純屬巧合。比爾.蓋茲和艾倫也可以將公司遷到矽谷,那裡早有眾多的高科技公司駐點,或者,他們也可以留在阿布奎基。阿布奎基氣候乾燥、態度休閒,還有「桑迪亞國家實驗室」(Sandia National Laboratories)、新墨西哥大學(University of New Mexico),似乎就要發展成地方化的高科技聚落,而且說不定真是如此,倘若微軟還一直留在當地的話。一開始,遷廠遇到一些阻礙,因為員工當中有些人喜歡新墨西哥州,不想處理物流,但是比爾.蓋茲和艾倫對自己的決定非常堅決。

比起其他行業,新創產業更有力量改造整個環境的經濟命運,以及它們的文化、都市樣貌、地方設施和政治態度。對此我們心知肚明,但決定所有這些動力的準確交互作用是什麼,要辨別其中的因果卻是難上加難,特別是身處如矽谷這般複雜之地。相反的是,西雅圖的高科技歷史,卻可追溯到具體單一的偶發事件,而自成一個饒富意義的自然實驗(natural experiment)。

微軟遷廠之前,西雅圖和阿布奎基的勞動市場看似相當雷同。舉例來說,一九七○年時,以兩地的人口比例來看,西雅圖擁有大學文憑的勞工,只比阿布奎基多百分之五。薪資同樣也是西雅圖稍稍高一點,因為有波音公司工程師,以及華盛頓大學相關的醫院與私人診所有大量勞工。除此之外,兩地的差異微乎其微,發展趨勢也很類似。

微軟遷廠之後,這兩座城市的發展開始分道揚鑣,各自走上「不歸路」。到了一九九○年,擁有大學文憑的勞工數量,差異增加至百分之十四;在二○○○年隨著高科技產業大好更爆量成長百分之三十。如今成長率已經高達到令人震驚的百分之四十五。這是天壤之別的巨大差異,堪與美國和希臘之間的差距相比擬。重要的是,待遇水準同時也分道揚鑣,尤其對有技能勞工來說。一九八○年時,西雅圖的大學畢業生,約只比阿布奎基的大學畢業生多賺美金四千兩百元,而今他們的薪水比人家多了一萬四千美元有餘。

阿布奎基自從失去了微軟,經濟便一蹶不振。它的勞工學歷都很平庸、不出色,妨礙了當地新創產業的成長。英特爾(Intel)和漢威聯合國際(Honeywell)在那裡設有龐大的工廠,美國銀行(Bank of America)和富國銀行(Wells Fargo)在城裡設有大規模的後勤辦公室,可是當地更為典型的產業,都是些低端工作和低附加價值的服務業。

大體上,阿布奎基的新創產業群聚,從來都沒有到達一個關鍵巨量,不足以維持真正有競爭力的高科技生態系統。反之,西雅圖的軟體工程師集中量,卻高居全球數一數二最大量。這個區塊如此之大,以致北美軟體業勞工,有超過四分之一的薪水都支付到西雅圖這裡。美國第四大無線電信業者「T-Mobile」在西雅圖和阿布奎基都有據點。可是西雅圖設有總部──裡面全是高薪職位,還有它們的乘數效應──而在阿布奎基則是一個客服中心,許多低端職位和少量乘數效應的工作。

隨著兩大城市貧富差距持續擴大,日常生活的其他方面也全部──從宜居性到文化設施、從學校品質到食物的品質──都各自奔向不同的前程。雖然,在一九七九年時,阿布奎基比西雅圖治安良好,但如今它的犯罪率卻高過西雅圖,而且謀殺率高出了兩倍。

這兩座城市所經歷的事情,正足以證明過去三十年來,美國眾多城市都經歷過的經濟道路分歧之痛。因為經濟發展具有自謀出路的本質,因此,起先類似的幾座城市在假以時日後,小差異就有可能變成天差地別。隨著新創企業和新創行業的勞工同聚一處,贏家往往變得更為強大,而另一端,輸家往往輸到無立錐之地。經濟學家用一個詞形容這種現象:多平衡態(multiple equilibria)。

怎麼會這樣?這是故事裡最關鍵的部分。微軟在西雅圖僱用了四萬零三百一十一名員工,有兩萬八千人是負責研發的工程師。聽起來相當令人敬畏,但是,四萬零三百一十一份工作怎麼可能扭轉一個幾乎擁有兩百萬居民的大都市命運?答案是,微軟對當地經濟的終極效應,遠遠大過於它所僱用的員工數量。首先,微軟搬到西雅圖時,這座城市就提高了其他高科技公司對它的興趣。微軟有效地成為當地高科技產業的精神支柱。

微軟的決定,間接影響 Amazon 的選擇

亞馬遜(Amazon)創辦人貝佐斯(Jeff Bezos)在一九九四年時,住在紐約,是華爾街一家經營出色的大公司副總裁。雖然他的待遇已經是一般人豔羨的優渥,但他覺得自己還能更上一層樓;時值網路世紀,他想要分一杯羹。貝佐斯終於辭去工作,開始做起網路書店的生意。他決定以世界最長的河流──亞馬遜──給書店命名,並將公司設立在西雅圖。

為什麼是西雅圖?比爾.蓋茲在選擇成立高科技公司時,西雅圖是個鳥不生蛋的地方,比爾.蓋茲基於個人理由而選擇當地。反之,貝佐斯和西雅圖毫無地緣關係,亦非土生土長於西雅圖。但是,等到比爾.蓋茲搬遷後十五年、而貝佐斯要成立公司時,西雅圖已經變成高科技產業的一塊大磁鐵。由於微軟就在城裡,當地有大量的軟體業工程師和程式設計師,還有很多創投公司都將公司設在那裡。在大家都還不太懂如何架設優良網站的那個年代裡,貝佐斯在西雅圖找到真正的天才,也找到資金。

微軟並沒有直接幫助貝佐斯成立公司,但微軟的出現導致當地徹底形成高科技群聚。這一點凸顯了高科技界一個引人矚目的特點:成功會帶動更多的成功。這個特點對眾多城市帶來巨大的暗示,它們會覺得有為者亦若是。貝佐斯離開曼哈頓往西行的這一刻,一連串事件跟著爆發,最終將成千上萬的工作機會都帶到了西雅圖。如今,貝佐斯在他車庫創辦的小公司,已經成為全球品牌,全世界擁有五萬一千名員工,其中三分之一都在西雅圖。

一家成功的新創,孕育出更多的新創

微軟改造當地經濟的第二種方式是,在西雅圖地區大量製造了其他企業,因為成了百萬巨富的員工紛紛辭職創業。據估計,光是微軟離職員工就創立了四千家新企業,它們絕大多數都位於西雅圖西岸峽灣普吉特海灣(Puget Sound)一帶。其中一例是,當地公司「智遊網」(Expedia)就是直接出自微軟。播放器開發商「RealNetworks」是另一例,它由微軟員工羅伯特.格拉瑟(Rob Glaser)創立於一九九五年,如今擁有一千五百名員工,是西雅圖最大的獨資民間企業老闆。貝佐斯在閒暇之餘,創立了一家載人太空飛行公司「藍色起源」(Blue Origin),坐落在離西雅圖外圍僅二十分鐘車程,有點像是電影裡才有的場景:這是一家專門建造和發射太空船的私人企業。

但是,假如你不是火箭專家、軟體工程師或電腦科學家,該怎麼辦?這對西雅圖的一般勞工代表著什麼意義?由於乘數效應使然,西雅圖勞動市場受到微軟影響最大的,是高科技產業以外的受僱勞工。據我估計這要歸功於微軟,因它促成了十二萬份工作機會給低學歷服務業勞工(清潔工、計程車司機、房地產經紀人、木工、小生意人),以及八萬個就業機會給大學以上學歷的勞工(教師、護理師、醫師和建築師)。這些數字與日俱增,而且因公司對地方服務業的需求而持續增長。

新創創造了龐大的社會好處,其形式表現在新藥物、更好的溝通與分享資訊的方式,以及更整潔的環境。這些好處是會擴散的,全球各地的消費者都能享受到。新創同時也創造了新工作和更好的就業機會。這些好處一枝獨秀都集中於為數不大的地點。西雅圖並非美洲唯一的新創產業中心。為了掌握未來就業的面貌,我們必須找出眼前新創產業都出現在何處。

發表評論

請輸入您的評論!
請在這裡輸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