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微軟如何拚數位轉型,向 AI、雲端靠攏?

0
163
台灣微軟首席營運長何虹。 圖片來源:數位時代

人才是驅動轉型的最大功臣,台灣微軟首席營運長何虹指出,員工是否具備成長思維、以客戶為核心,以及擁有多元與包容的心態是數位轉型首要條件。

微軟(Microsoft)在 2014 年由薩蒂亞.納德拉(Satya Nadella)接任執行長以後,迎來了一個嶄新局面,不僅股價由黑翻紅、漲勢不斷,至 2019 年底更以市值約 1.2 兆美元,高居全球第二,僅次於蘋果公司約 1.26 兆美元。

出色的成績源自於納德拉上任後,對公司的內部文化及外部策略,都做了大刀闊斧的變革。

對外,納德拉以雲端和 AI(人工智慧),作為企業的主力發展項目。最新財報顯示,雲端服務 Azure 是微軟目前成長最快的部門,與 2018 年同期營收相比成長 59%。

對內,納德拉調整了過去微軟習慣將槍口對準自家人的狼性企業文化,改以跨部門溝通、鼓勵相互學習的全新方向,令員工能對公司文化有全新的認同。

成立近 45 年的微軟,如何在納德拉的帶領下,展開卓有成效的轉型工作?

納德拉自 2014 年任職 CEO 以來,帶領微軟走向 AI 與雲端服務,成績斐然。
圖片來源:drserg via shutterstock

從明亮的辦公環境開始,進行一場數位轉型

走進微軟位於台北市信義區的台灣總部,空間明亮開放。台灣微軟首席營運長何虹表示,討論數位轉型的課題時,除了著重於技能的提升之外,為員工提供一個良好的工作環境也是重要的一環,因為「好的工作環境,會讓員工更有創造力。」

捨棄桌上型電腦和固定座位,加上開放空間和隨處可見的白板,為的都是希望可以讓員工可以隨時創作、討論和腦力激盪。在這個微軟稱之為 Modern Workplace 的辦公空間裡,何虹說,就連她自己也沒想到,工作環境對於員工的影響竟會如此之大。

圖片來源:微軟提供

另一個推動數位轉型的關鍵成功要素,何虹認為是納德拉所營造的全新企業文化和氛圍,大致可以從三個面向來談。

首先是「成長思維」(Growth Mindset)。這個觀念是由史丹佛大學心理學教授卡蘿‧杜維克(Carol S. Dweck)提出,她認為人的成就不是由聰明才智天生注定,更重要的因素是「心態」。只要相信自己能夠不斷改變、持續成長,個人的發展也將不受局限。

過去,微軟只要求員工專精於工作,把產品做好、賣到客戶手上就行;如今,員工要隨時保有開放的心態去學習新事物,並且不要害怕犯錯,因為每一種嘗試都是難得的經驗,也是員工與企業成長的養分。當然,企業也要提高犯錯的容忍值,員工才敢放手去試。

其次是養成以客戶為核心(Customer-Obsessed)的心態。何虹引用納德拉的說法是「同理心」(empathy),亦即無論是軟體或硬體,都應該擺脫以產品為核心的思維,站在客戶和消費者的角度去想。即使同樣是在發展雲端事業的客戶,也可能有各自不同的需求,「在以使用者體驗為主的年代,無法真正打中客戶的需求,也容易失去客戶的信任。」

企業在數位轉型的過程中,如何為一般員工填補從傳統作業到數位化流程的落差,將成為成功關鍵。圖為台灣微軟進修課實景。
圖片來源:台灣微軟

第三則是多元與包容(Diversity and Inclusion)。何虹解釋,這不只是在企業內部做到容納不同聲音、多元意見,對外也選擇擁抱 Open(開源),包括將自家平台與夥伴開放共享,或是與開源軟體的夥伴合作,創造「one Microsoft」的文化。

中階主管、基層員工各有什麼數位轉型功課?

在領導人形塑了全新的文化氛圍,確立了轉型方向之後,何虹進一步根據微軟數位轉型成功的經驗,針對組織的不同層級該有何準備,提出了相關建議。

位居管理高層的成員,掌握了企業轉型的「命脈」,他們必須很清楚知道公司為何而轉,又該如何轉,最重要的是要有全面性的規畫。然而,「現在有 8 成的企業知道要轉型,卻只有 2 成的企業有完整的轉型規畫。」何虹指出。

數位轉型要的就是跨部門合作,如果不能擺脫傳統的工作環境,轉型的過程可能就無法完整。
——台灣微軟首席營運長何虹

舉例來說,缺乏完整規畫的轉型方案,就好像是先在產線導入 AI 技術,但是對於產線得出的資料或數據,卻未能傳達給生產或研發部門的同仁進行優化,這樣的轉型就只轉了一半,很可能會面臨失敗的風險。「轉型不是針對某個部門、某些人而轉,而是透過新科技的導入,為企業創造出全新的商業模式。」工廠怎麼做數位轉型?小心落入智慧工廠的 5 大誤區

台灣微軟員工數約 400 人,在成長思維下,全員共同發起考取 AZ-900 雲端證照的挑戰。
圖片來源:台灣微軟

關於中階主管,在通盤了解上層對於轉型的想法和方向的同時,也要主動學習新的技術和管理技能,才能真正落實企業的轉型目標,讓轉型不只是口號。

微軟內部就設有 AI 商學院,不僅有 AI 策略規畫的課程,還有如何塑造 AI 導向的企業文化、領導方針的訓練,甚至是 AI 可能衍生的隱私和安全性等議題,都是中階主管要培養的技能。

至於基層員工,最重要的功課就是明確了解自己在企業中扮演的角色,配合自己的主動學習和公司客製化的訓練課程安排,跟上企業轉型的腳步。凡是有助於數據搜集分析或解決問題的工具,何虹鼓勵基層員工都要勇於嘗試,不要怕犯錯,讓自己在數位轉型的過程中有更多的發揮。

轉型是一趟漫長的旅程:不會停止、要有耐心

「數位轉型就是一趟旅程。」何虹建議,決策者要有規畫,但是不要心急,要給員工時間,更要針對不同層級、角色的員工,給予不同的訓練,畢竟他們將是轉型成敗的最關鍵要素。

至於數位轉型旅程何時會結束?何虹說,若你去問納德拉,他也會告訴你,直到現在微軟的數位轉型仍在進行,「如果市場在變、競爭對手在變、客戶也在變,我們有什麼理由停止轉變呢?」內部創新推不動?企業數位轉型的 3 大困境與解方


台灣微軟對未來數位人才的 3 個建議:

  1. 強化專業:了解個人在工作崗位上扮演的角色,強化個人專業知識與技能。
  2. 利用資源:善用各種工具,協助解決數位轉型面臨的問題。
  3. 善用科技:大膽且主動的擁抱新科技,培養邏輯思考的基本能力

文:簡永昌

發表評論

請輸入您的評論!
請在這裡輸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