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中了潛意識的套路!拒絕別人時,你可以堅決卻不帶有敵意

1
885
圖片來源:Ben White on Unsplash

編按:「威脅」是人際關係中無處不在的毒藥,一般人在拒絕別人時,通常會有不舒服的感受,我們可能會覺得內疚、或擔心對方不高興,即使對方並未展現任何敵意,你的潛意識仍會有所覺察,並造成壓力。如果不認識這種情結的本質,一般人恐怕難以逃脫這種壓力……

王陽明有一句名言:「此心不動,隨機而動。」對於這句話,我的理解是,我的心是空的,我此時此刻沒有欲念,而你的心一動,我會知道,我會理解,而同時我會洞察到其中的一切虛妄,於是我可以對此做出行動。

從表面上看,王陽明做出的最大貢獻是平定了寧王的反叛。寧王準備了十年之久,而且收買了朝廷中幾乎所有重臣,同時,當時的皇帝朱厚照也只想玩樂而不理朝政,所以當寧王反叛時,形勢非常嚴峻。但王陽明就是在一開始沒有一兵一卒的情形下,只用了三十餘天就擊敗並活捉了寧王。

不過,對王陽明最嚴峻的考驗卻是在平叛後。當時,朝中頭號權奸江彬用種種方式為難王陽明,其中一個考驗是,江彬派爪牙張忠領一支京軍去王陽明的屬地江西南昌,百般找事,並每天都派人到王陽明家門口,一刻不停地辱罵王陽明,試圖激怒王陽明。

這是一個巨大的挑戰。王陽明是當時的頭號功臣,剛立下不世奇功,不僅沒有得到獎賞和鼓勵,反而被百般刁難,換作其他人,可能早就心灰意冷,被這種敵意給擊中了。

但王陽明卻沒有認同這種敵意,而是化解了這種刁難。對於這支京軍,他不僅不計較,反而善待他們,病了給藥,死了給棺材,從來不歧視他們,本地人吃什麼,就給他們吃什麼。最後,王陽明化解了他們的敵意,這支京軍拒絕繼續受張忠的支使。他們心中對王陽明再也沒有敵意。就像一條猛犬,主人支使牠去咬人,但被攻擊的對象卻渾然沒有一點敵意,結果猛犬也沒了敵意,攻擊行為也就無從發起了。

更具體地解釋,這是一個雙重的過程。首先,對於別人的自戀幻覺遊戲*,我不中招,無論我順應其意志做了B,還是我拒絕其意志不做B,我都沒有被其威脅性的訊息C擊中。

*編按:意即人與人相處時所產生的「投射性認同」,也就是對他人抱持著「我做了A,你要做B,否則會有C」的這種想法。這裡的C特指怨氣或威脅性的訊息。

同時,我並沒有玩自戀幻覺的遊戲。我做了A,也希望你做B,但我沒有威脅性的訊息發出。這雙重的過程一旦發生,敵意就無法湧動,敵對行為就無法升起了。

我在論壇看到了對「不含敵意的堅決」的討論,有些人認為,這是神才能做到的事情,我們很難做到。但在我看來,這是可以做到的,關鍵就是去覺察,同時也可以在事件中去練習。

別人向你投射敵意之所以會成功,原因很簡單,是因為你心中埋藏著很多敵意。如果你心中徹底沒了敵意,那麼敵意的投射就會完全無效。

所以關鍵就是要化解自己心中已有的敵意。對於這一點,我的理解是,我們之所以會埋藏著很多敵意,關鍵不是人性惡,而是人性被壓抑得太厲害了。

我們將一些行為或情緒視為可以接受、可以表達的,而將另一些行為或情緒視為不可以接受、不可以表達。於是,心中淤積了太多東西,都藏在潛意識中。一旦有些資訊刺中了藏在潛意識中的這些東西,它們就會被啟動,於是我們就會失控,表現出自己無法控制的敵意來。所謂失控,就是潛意識暫時控制了自己。

心理學家會說,每個被嚴重壓制的情緒都是一個情結,而每一個情結都是我們自己的盲點。這個盲點一被觸動,我們就會失控。但假若這些盲點得到了覺察,也就自然化解了,那時別人再去觸碰這個地方,就不會激發自己嚴重的情緒。久而久之,最後就會達到王陽明所說的此心不動。

人欲即天理,如果人欲可以不受壓制地自然流動,人心就會自然抵達天理的境地,人欲與天理,這兩個看起來一個天上,一個地下的詞語,其實是同一回事一個近百歲的心理學家過生日時,他的學生們問他:「你做了這麼多努力,現在是不是已經沒有情結了?」

他回答說:「哦,不是,只是我對自己的情結有了更多了解,所以不再輕易被左右了。」

這也是我自己的心得,無論是在我自己的成長路上,還是在心理治療中,我都會發現,一旦覺察到一個重要的心結,就會變得坦然許多,寬容許多。別人再在這個地方玩投射,就很難激起自己的敵意了,而自己在建立人際關係時,也就沒什麼敵意了。

不含敵意的堅決,真的是可以做到的事情。

本文節錄自今周刊《身體知道答案》一書,作者為武志紅

1條評論

  1. […] 我的祕訣就是永遠只抓重點,要快速抓到重點,則必須有強大的邏輯歸納能力。我的邏輯歸納能力並非與生俱來,記得當兵時有一位同僚罵我說:「你邏輯很差。」那時候我還是個呆頭呆腦的高中生,連「邏輯」二字都不知道,但現在的我卻完全是靠邏輯而活。(別中了潛意識的套路!拒絕別人時,你可以堅決卻不帶有敵意) […]

發表評論

請輸入您的評論!
請在這裡輸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