矽谷科技巨頭 CEO 一年賺多少?這 10 位高薪代表了解一下

0
2483
Maurizio Pesce from flickr、569993581 via shutterstock、drserg via Shutterstock

Google、蘋果、微軟等 10 家公司的執行長在去年賺了多少錢?怎麼賺?一起看下去。

就在科技巨頭們紛紛向 SEC 提交報告之際,我們趕緊為大家梳理梳理,看看全美科技巨頭的 CEO 們,到底在 2019 年這一年裡賺了多少錢?

在這裡,年收入為基本工資(salary)、獎金(bonus)、股票獎勵(stock awards)以及補償(compesation)的總和。

OK,閒言少敘,10 大矽谷科技巨頭 CEO 的年薪,了解一下:

Alphabet CEO 皮蔡:年收入 2.81 億美元

在從 Google 創始人手中接過最高指揮權後,皮蔡也順理成章拿下了 Google 史上最高薪。

圖片來源:Maurizio Pesce from flickr

根據 Google 母公司 Alphabet 提交的一份監管文件顯示,首席執行長 Sundar Pichai,2019 年的總薪資高達 2.81 億美元,成為全球薪酬最高的高管之一。

而在這份薪資構成中,絕大部分是股票獎勵,其中的一些獎勵,將根據 Alphabet 相對於標準普爾 100 指數中其他公司的股票回報率來發放。

其中,皮蔡在 2019 年的年薪為 65 萬美元。

Alphabet 表示,這一數字在今年可能會增加至 200 萬美元。

值得注意的是,皮蔡的薪酬,是 Alphabet 員工總薪酬中位數的 1085 倍。

差距還是挺大的。

但要知道,1993 年 Pichai 從印度到斯坦福求學,自述當時連個書包都買不起。如今的地位,全靠個人開掛般的實力贏得。

從 2004 年進入 Google 以來,長期負責 Chrome、Google 工具欄等產品;2013 年 3 月,擔任 Google Android 總裁一職;2015 年 10 月,正式成為 Google 公司新任 CEO。

在進入 Google 的 27 年後,也就是去年的 12 月,同時擔任母公司 Alphabet 和 Google 的 CEO,接掌了全世界最受尊敬的公司。

蘋果 CEO 庫克:年收入 1.25 億美元

喬布斯的接班人,提姆.庫克也有上億美元的年收入。

圖片來源:569993581 via shutterstock

根據蘋果今年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提交的文件,蘋果首席執行長 Tim Cook,2019 年的總收入為 1.25 億美元。

同樣,在這份薪資構成中,大部分的收入來源於蘋果的股票獎勵,其年薪為 300 萬美元。

但與 2018 年 1.36 億美元的總收入相比,有所下降。

主要原因是蘋果公司在 2019 年沒有超出財務目標——在 iPhone 11 系列售價回歸之前,奢侈品 iPhone XS 系列,一度讓蘋果陷入增長困境。

所以作為掌舵者,庫克的薪資,與去年同期相比,獎金則從 1200 萬美元降至 767 萬美元。

此外,庫克年薪和獎金為 1160 萬美元,與蘋果員工平均年收入 5 萬 7596 美元相比,是他們的 201 倍。

庫克的履歷也很明晰。分別於 1982 年和 1988 年,在奧本大學和杜克大學拿到本科和碩士學歷。

他畢業後先在 IBM 就職長達 12 年之久。1998 年年初,被喬布斯挖角,庫克進入蘋果,任副總裁,主管蘋果的電腦製造業務。

2000 年起,庫克的職能開始涉及銷售、技術後端服務,以及供應鏈管理。2005 年晉升 COO,地位僅次於喬布斯,並且由於其出色的供應鏈管理能力,讓蘋果在產品創新之餘,開創了全球銷售新局面,是蘋果如今輝煌的肱股之臣。

值得注意的是,2004 年喬布斯患癌住院期間,就由庫克代掌公司,並且成功贏得各方信任。

2011 年接替喬布斯擔任蘋果公司 CEO。

至今接管蘋果 9 年之久,在喬布斯之後,開創了可穿戴業務 Apple watch 品類。

如今,提姆.庫克,就是蘋果。

微軟 CEO 納德拉:年收入 4290 萬美元

薩蒂亞.納德拉,比爾蓋茲和鮑爾默欽定之人。

圖片來源:drserg via Shutterstock

微軟首席執行長 Satya Nadella,在 2019 財年的總薪酬為 4290 萬美元 ,比上一財年增長 66% 。

其中,納德拉的基本工資相比之前提高了 100 萬美元,為 233 萬美元,絕大部分收入還是來自股票獎勵。

而 2019 年微軟員工(除了 CEO),年薪總額中位數為 17 萬 2512 美元,Nadella 是普通員工的 249 倍。

納德拉 1998 年畢業於印度馬尼帕爾理工學院,獲得電子和通信的工程學士學位,隨後前往美國留學,在威斯康辛大學(University of Wisconsin-Milwaukee)攻讀計算機碩士,後來還在芝加哥大學獲 MBA 學位——利用周末時間飛行往返 2 年。

畢業之後,先是在 SUN 工作,1992 年加入微軟,歷任在線服務部門的高級副總裁、研發以及業務部門的副總裁、微軟服務器和工具業務群擔任總裁等等。

是微軟多項重要技術的開發者之一,比如數據庫、Windows 服務器和開發者工具等等,也曾負責 Bing 搜索業務,向陸奇匯報。

2011 年接手雲計算業務,推出雲計算版 Office 軟體——即 Office 365,並推動微軟雲服務 Azure 快速增長。

2014 年 2 月,接替史蒂夫.鮑爾默,成為微軟 CEO,當時微軟股價為 31.76 美元,市值 2413 億美元,備受錯失移動互聯網時代之困。

而且那時候,華裔高管陸奇同樣擁有超高威望和呼聲,納德拉面臨內外壓力。

納德拉上任之後,在微軟進行大刀闊斧改革,發力雲計算與企業級市場服務,逐步不再只聚焦 Windows 業務,推動微軟「刷新」。

而且因為在面向工程師和開發者事務中,表現出超高戰略領導力,把 GitHub 等知名開源社區攬入麾下,又推出一系列福利和友好政策,贏得了廣泛讚譽。

到 2019 年 12 月 31 日,微軟股價為 157.7 美元,市值近 1 兆 2000 億美元,是納德拉上任時的 5 倍。

他跟 Google 掌舵人皮蔡,也成為矽谷印度裔的巔峰榜樣。

Salesforce CEO:年收入 2839 萬美元

企業服務市場巨頭公司締造者。

圖片來源:Salesforce

Salesforce 首席執行長 Marc Benioff,在 2019 年的收入達到了 2839 萬美元,絕大部分收入依舊是來源於股票獎勵。

Benioff 的基本工資是 155 萬美元,獎金為 310 萬美元,其他類型的補償為 124 萬美元,剩下的大部分收入,便是與股票相關。

Salesforce 普通員工的薪資約為 15 萬美元,Benioff 約為他們的 180 倍。

Beniof f在 1986 年畢業於南加州大學,獲得工商管理理學士學位。

在 Salesforce 成立之前,Benioff 曾在甲骨文公司任職 13 年,在銷售、市場營銷和產品開發等各個領域擔任高管職務。

23 歲時,他被提名為甲骨文公司的年度最佳新秀,3 年後,他被提升為公司副總裁,成為公司最年輕的副總裁。

1999 年 3 月,Benioff 在舊金山一套租來的公寓里創立了 Salesforce,並在一份營銷聲明中將其使命定義為「軟體的終結」 長期以來,他一直宣傳將軟體作為一種服務來取代傳統的企業軟體。(不只迪士尼,這幾間美企高層也出走了!是什麼造成「CEO 離職潮」?

他是「平台即服務」(platform as a service)一詞的創造者,並通過允許客戶在該公司的體系結構或 Salesforce 雲中構建自己的應用程式,擴大了 Salesforce 的影響範圍。

思科 CEO:年收入 2582 萬美元

他是思科青訓中成長起來的領袖。

圖片來源: Chuck Robbins from twitter

思科首席執行長——羅卓克(Chuck Robbins),在 2019 年的收入達到了 2582 萬美元。

其中,基本工資為 132 萬美元,579 萬的獎金,1857 萬美元的股票獎勵和 13 萬美元的其他收入。

羅卓克畢業於北卡羅萊納大學教堂山分校,專業是數學。

畢業的第一份工作,是北卡羅來納州國家銀行的「碼農」。

1997 年,羅卓克加入思科。從一名客戶經理做起,一路出任思科美洲區高級副總裁、負責美國企業、商業領域和加拿大地區業務高級副總裁等多個高級管理職務。

期間,他領導了思科的全球銷售和合作夥伴組織,一手建立了思科合作夥伴計劃,據報道,這每年至少為思科增加了 400 億美元收入。

2005 年、2006 年,羅卓克連續兩年被商業雜志評為年度「渠道百強高管」。2008 年,他又被《計算機經銷商新聞》雜誌(CRN Magazine)評為年度「最佳渠道領導人」。

2015 年 7 月,這位程序員出身的大佬接棒 John Chambers,成為思科首席執行長。

以羅卓克 2019 年的收入來看,他與普通員工的「貧富差距」和 Salesforce 的情況差不多,為 180 倍左右。

高通 CEO:年收入 2310 萬美元

一個因成功領導了高通 4G 業務而上位的現任掌舵人。

圖片來源:Fortune Live Media from flicker

高通首席執行長 Steven Mollenkopf,在 2019 年的年收入達到了 2310 萬美元,比 2018 年增長了15% 。

其基本工資是 120 萬美元,大部分的收入來自補償和股票獎勵,分別是 1340 萬美元和 1220 萬美元。

Mollenkopf 年薪約是普通員工(9 萬美元)的 256 倍。

Mollenkopf 同樣是工程師出身,擁有弗吉尼亞理工大學電子工程學學士學位和密歇根大學電子工程理學碩士學位。

他曾領導高通晶片組業務,監督 4G 技術的發布,是高通成為全球最大移動晶片組供應商和 LTE 技術全球領導者路途上的功臣。

2014 年,Mollenkopf 接任高通首席執行長。

值得一提的是,Mollenkopf 還是 38 項專利的發明者,專利涉及多標準發射器和無線通信收發器等技術。

英特爾 CEO:年收入 2850 萬美元

鮑勃.斯旺,英特爾去年剛上任的 CEO。

圖片來源:Intel

Bob Swan 的薪資構成,在上任之初,就有過披露。

由三部分組成:

基本工資:125 萬美元,以及 340 萬美元的目標達成現金激勵。

股票:一個價值 1550 萬美元的激勵大包,折合新台幣 4.6 億多,當時約定的是 80% 與公司業績掛鉤。

安保及交通:可以使用公司的私人飛機,安保費用每年最高 200 萬美元。

所以整體下來,按照最理想情況,英特爾 CEO 在 2019 年年薪可以達到 2215 萬美元。

不過按照外媒 BI 的推算,整體年收入可能還要在 2850 萬美元以上——約 8.5 億新台幣。

相比於多數矽谷掌舵者,鮑勃.斯旺並不是技術出身。

他本科畢業於紐約大學布法羅分校,跟百度創始人李彥宏還是校友,只不過鮑勃念的是工商管理。

其後他還在 Binghamton 大學獲得了 MBA。

1985 年加入通用電氣,其後 15 年裡屢次升遷,並在 1998 年晉升通用照明的 CFO。

通用之外,鮑勃.斯旺也在多家公司證明過自己。

惠普企業服務的 CFO、eBay 的 CFO,以及泛大西洋投資的運營合夥人。

直到 2016 年,被任命為英特爾的 CFO 及執行副總裁。

這也打破了英特爾自 1983 年以來的傳統,首次從外部聘用 CFO。

2018 年,英特爾前任 CEO Brian Krzanich 因辦公室戀情相關引咎辭職,鮑勃.斯旺被任命為臨時 CEO,並在銷售、供應鏈和運營方面展示才能。

於是 2019 年 1 月開始,鮑勃.斯旺,正式成為英特爾 CEO。

英偉達 CEO 黃仁勳:年收入 1364 萬美元

作為一位知名的鈔票收割機,英偉達首席執行長 Jensen Huang(黃仁勳),在 2019 年的年收入達到了 1364 萬美元,大部分來源於股票獎勵。

圖片來源:Hillel Steinberg from flickr

黃仁勳的基本工資是 99 萬美元,去年拿到的獎金是 102 萬美元。

而英偉達員工工資中位數是 15 萬 5035 美元,老闆是千萬級,員工是十萬級,黃仁勳的工資是普通員工的 88 倍。

說起來,1999 年,英偉達推出世界上第一款 GPU 之際,老黃就被財富雜誌評為全美 40 歲以下最富有的人之一。

從斯坦福碩士畢業,到 AMD 晶片設計師,再到創立英偉達,以及早早 All in 深度學習的戰略,老黃著實在一路書寫傳奇。

新冠病毒大流行之下,身位「AI 頂級軍火商」掌舵人的老黃也承諾:公司不會裁員,而且會提前給員工漲薪。

雖然矽谷新貴如流,但英偉達始終是雇員最為滿意的技術公司之一。

而且由於英偉達出色的 GPU 產品,也得到全球開發者追捧,每年英偉達主辦的 GTC——GPU 技術大會,全球多地輪番進行,宛如節日一樣。

Facebook CEO 祖克柏:1 美元底薪,2340 萬美元安保費用

不從自家公司領工資的創始人。

圖片來源:The Crunchies! from flickr

Facebook 首席執行長馬克.祖克柏(Mark Zuckerberg)的在 2019 年的總收入為 2340 萬美元。

祖克柏的年收入構成就比較奇特,他的基本工資只有 1 美元,而所謂的兩千多萬收入,絕大部分來自補償(compesation)部分。

而這份補償,是祖克柏去年花費在安保和私人航空旅行上的費用……

祖克柏也是年紀輕輕,財富自由的傳奇人物。

中學時代開始寫碼,上大學前微軟就向他伸出了橄欖枝。進入哈佛後,祖克柏為了專心做 Facebook,果斷從哈佛輟學……神奇之路,堪比比爾蓋茲。

2014 年,年僅 30 歲的他就成為了歷史上最年輕的世界前 10 大億萬富豪之一,可以說是世界上最富有的工程師之一了。

不過,2018 年開始,由於糟糕的隱私安全缺陷,Facebook 內外交困,祖克柏也多次痛下決心,公開表態認真整改。

就在最近,Facebook 就劍橋分析一事,認罰 50 億美元。

亞馬遜 CEO 貝佐斯:基本工資 8 萬美元

最後,地球首富,亞馬遜創始人兼首席執行長傑夫.貝佐斯(Jeff Bezos),2019 年不含股票獎勵的總收入為 168 萬美元,基本工資只有 8 萬美元。

圖片來源:Steve Jurvetson from flickr

當然,財報中並沒有透露貝佐斯在股票中的收入,但從亞馬遜長期高位的股價來看,貝佐斯在股權激勵方面的收入並不少……

目前,貝佐斯身家高達 1415 億美元,這還不包括其前妻離婚中分走的 470 多億美元。

而長遠看,亞馬遜除了穩固的電商業務,其在雲計算、流媒體等領域的成功,以及貝佐斯個人押注的航天事業等,還會給貝佐斯帶來更大財富。

長此以往,薪資也好、身家也好,在貝佐斯面前只剩下不斷增長的數字而已了。

有錢人的生活,就是這樣的簡單、枯燥。

以上,就是 10 位矽谷頂級 CEO 的 2019 年度薪酬。

也還有一些備受關注的焦點企業家。比如特斯拉的馬斯克、Zoom 的創始人袁征。

馬斯克的 2019 年特斯拉年薪是多少?還不知道。只是 2018 年,馬斯克從特斯拉的薪水、股票期權、股票升值和其他津貼中獲得的收入超過 22.8 億美元。

當時特斯拉還專門公告說,馬斯克實際在特斯拉的薪水是 0,他的收入主要靠股票和期權,但基本都無法馬上變現,所以這個薪資實際並不能按年薪來計。

Zoom 的袁征也差不多,目前 Zoom 市值已漲到 443 億美元,而 Eric Yuan 持有 20% 的股份,也是百億美元的身家。

不過,賺得多,自然也是焦點,甚至有可能變成靶心。

這不,高收入的 CEO 們,就被美國部分人士盯上了。

美國左翼:槍口瞄準高薪大亨

隨著疫情在全球的爆發,美國百億富翁的人數下降了,但擁有的財富總數反而上升,超過了 2019 年水平。

這就讓美國左翼政策研究機構 IPS,把槍口瞄準了科技大亨們。

他們覺得這些科技巨頭們趁機發了疫情國難財,試圖想辦法把他們的錢分出來一些……

例如,雖然一開始受疫情、股市熔斷等影響,貝佐斯資產嚴重縮水,但疫情需要亞馬遜,亞馬遜瘋狂招人,在供應鏈上的地位更高。

自 1 月 1 日到現在,貝佐斯的財富增長了 250 億美元。從美國疫情開始的 2 月 21 日算起,其財富增長了 120 億美元。

馬斯克的特斯拉,雖然開始股價跌了,財富縮水,但靠造呼吸機也賺回了不少錢。(馬斯克放話:6 個月內公測衛星網路!顛覆 5G 的何必是 6G

而袁征的 Zoom,更是由於疫情中視頻會議和遠程辦公需求的激增,股價一路逆勢上漲。

市場崩潰後,往往百億富翁們的財富會反彈到更高水平,2008 年金融危機亦是如此。

所以,華爾街和股市的反彈速度,會超過底部 80% 的人所依賴的其他經濟。

而 IPS 這樣的機構,就要採取行動了——提升利潤稅、打擊隱藏財富、給百億富翁征稅幫助大眾、實行累進遺產稅、實行財產稅……

所以天價薪水的 CEO 們也不容易,畢竟都是靠本事賺的錢。

資料來源:CNBCCNBCSalary.comExecPay

文: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