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動車廠荷包進補!這項「無形產品」使特斯拉一年進帳逾 10 億美元

0
978
圖片來源:Pexels

電動車雖然是未來趨勢,但是現階段成本過高難以獲利,不過有一項產品卻能夠幫這些車廠荷包進補,而且它既不是車,也不是電池,而是一項無形的副產品「碳權」,2019 年特斯拉碳權收入約 6 億美元,今年前三季累計銷售更接近 12 億美元,成為財報上最亮眼的營業項目。

「碳權」是一種無形概念,又稱為「碳排放額度」(Carbon Emission Credit),用最白話的方式說,為了達成減碳目標,每家車廠需要降低生產每輛車所產生的碳排放量,如果無法達成歐盟設定的目標,就會被罰款甚至停工。相反的,如果車廠的碳排放量低於歐盟設定的標準,那就能夠獲得「碳排放額度」,並且轉賣給那些無法達標的車廠,幫他們免除罰款甚至續命。(科技巨頭的新戰場:碳中和!驅動Z世代消費的4個做法

而且歐盟的碳排放標準門檻,會逐步緊縮,逼使各車廠需要加速減碳。在 2015~2019 年的階段,歐盟規定的碳排放標準是每公里排放 130 克的二氧化碳,也可換算成每百公里 5.6 公升汽油或 4.9 公升柴油的油耗。

歐盟地區已經在 2013 年提前達成這個目標,2019 年全歐盟車輛的平均碳排放量是每公里 122.4 克。但是 2021 年將啓用新門檻每公里排碳 95 克,整整比上一個階段縮減了 30% 以上,目前大多數車廠都很難靠自己的力量達成目標。

萬一無法達成,會有什麼影響呢?根據歐盟規定,在該年度無法滿足目標的車廠,需要依照它所售出的車輛為基數支付罰款,從 2019 年開始,每超標 1 公克,罰款為 95 歐元。

舉例來說,福特每年在歐洲的總銷量大約是 100 萬輛,假設它在 2020 年最終的平均碳排放量是每公里 100 克,它就必須要準備支付 4.75 億歐元的罰款。雖然我們還不知道福特今年的減碳成績具體數字,但有一件事是肯定的,福特今年已經無法達標,並且正在跟 Volvo 購買它的碳權。

碳排放額度交易價格,今年一度逼近每公噸 30 歐元。
圖片來源:Ember Climate

Volvo 電動化的腳步很快,今年所有新售車輛有三分之一是油電車,此外旗下純電車品牌 Polestar 也正在銷售,這讓它擁有相當多的碳權,甚至在公開了福特買碳權的消息後,Volvo 還繼續喊話,「我這裡還有剩,要買的趕快來喔」。

碳權之王特斯拉則相對安靜,因為全世界都知道它生產最多電動車,也擁有最多的碳權,我們特地整理了一張圖表,統計了過去 8 年來特斯拉賣碳權的收入。(把車當 3C 產品賣!揭密特斯拉獨一無二的商業模式

特斯拉歷年碳權交易所得。
圖片來源:科技新報

2015 年是歐盟第一個碳排放門檻檢驗年度,這讓特斯拉在 2013~2014 年賺進第一筆碳權大筆收入,除了 2015 轉型期之外,接下來特斯拉的碳權交易就一路攀升,2019 年之後隨着特斯拉自己的產量大增,碳權也跟着增加,收入更是逼近 6 億美元。

到了今年更誇張,因為各家車廠距離新門檻每公里 95 克還有很長一段路,只好加重購買碳排放額度,特斯拉光是前三季就已經靠賣碳權淨賺 11.7 億美元。

在最新一季財報中,特斯拉財務長柯克宏(Zachary Kirkhorn)表示,第三季的碳排放交易力道超乎他們預期,今年的「綠色」收入翻倍應該沒有問題。事實上,2020 Q3 特斯拉的碳權收入來到 3.9 億美元,幾乎等同於這一季的淨利(3.3 億美元)。

不過碳排放交易的收入,就像用特異功能贏來的錢不能隨便亂花,必須投入減碳相關投資,這對於特斯拉來說更是容易,因為研發電池、改善工廠效率等,都可以算是合法支出。

在整個碳排放交易市場中,最奇妙的狀況是,美國做為排碳大國,在川普領導下毅然決然退出巴黎協定,將減碳目標當成空氣。但是美國車廠特斯拉,卻在歐盟全力主導的碳權交易機制下,大賺歐元。

在這個世界減碳洪流中,台灣就像是一個獨立國度,儘管台灣政府常常將綠電掛在嘴上,但是對於碳排放交易機制,倒是能拖就拖,實在是很會幫企業著想,以免大家減碳太辛苦。但是台灣是歐盟地區第 12 大貿易國,我們周邊的國家包括中國、南韓、日本、新加坡也都有相關機制已經上路,如果繼續拖到相關國家開始實施「碳關稅」,產業受到的衝擊可能更加劇烈,不可不及早準備。

資料來源:Stock Dividend ScreenerCarscoops

文:Chen Ko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