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R/AR市場冷卻,Apple卻在此刻出手佈局,為什麼?

0
4827
圖片來源:Mika Baumeister on Unsplash

三星(Samsung)退出VR,蘋果(Apple)入主VR,VR產業的前景到底如何,讓人摸不著頭緒。VR新的機會是否會應運而生?VR又是否可能結合企業既有的工作流程與生產模式,輔助生產力的提升?

從2017、2018年VR熱潮的極盛,到了2020年,VR產業似乎陷入了低迷。根據TMTBase資料,2020年Q1全球對VR/AR的總投資額,幾乎倒退回2013年的數字,而在去年6月宣布停產GearVR的三星,也在今年五月宣布預計終止Samsung XR服務,旗艦機Note 10將不再如以往旗艦系列支援GearVR。然而另一方面,蘋果電腦卻悄悄入主了VR廣播公司NextVR,在AR之外開始準備VR虛擬實境的布局。

VR產業界的起伏讓人霧裡看花,究竟是面臨技術或市場發展瓶頸,又或者有新的機會正在醞釀?而VR虛擬實境,又是否可能結合企業既有的工作流程與生產模式,而達到生產力的提升?

受制於「使用時長」與「操作精度」的VR

VR技術特性在使用時長與操作介面上,存在著本質侷限,使其應用方向主要集中於娛樂與社交領域。遊戲引擎大廠Unity曾在2016年美國的Vision Summit大會上,展示了能夠在VR環境中創造另一個虛擬空間(如遊戲場景、建築設計、室內設計)功能的VR Editor,引發開發者社群的關注。然而至今,VR並未造成生產與工作模式的重大改變。

這是因為大部分非娛樂應用所需的互動(如閱讀VR中的訓練文字、較長時間專注操作模擬機具),以及進行準確操作,在VR環境中都較難實現。人力培訓網站trainingindustry就指出,雖然XR或VR訓練具備高互動性、擬真的訓練環境等優點,但在久戴的情況下,視覺、肩頸和心理可能產生的健康疑慮,卻成為VR訓練能否普及的重要因子。

此外,VR主流的控制介面,包括無線控制器、MagicLeap手勢輸入,都缺乏如滑鼠、鍵盤、繪圖板等機械輸入裝置的精確性,使得VR環境中較難提供使用者進行真正意義的「資訊生產」(如繪製建築圖、設計工程),而僅能集中應用於資訊的消費(如遊玩遊戲內容、觀賞VR影片)與體驗。

上述「使用時長」與「操作精度」的限制,限縮了VR的應用範圍,無法向5G、IoT等泛用型技術一樣,順利在高附加價值的生產領域中獨當一面。

傳統作業流程結合VR技術,創造新的可能

然而另一方面,若將傳統的工作流程結合VR,卻可能帶來意想不到的機會。例如:美國飛機製造商貝爾飛行器(Bell Helicoper),就將原有的直升機機體CAD設計過程,結合Unity引擎以及HTC Vive,讓雛型在虛擬空間中提早「可視化」,使駕駛員可以在開發初期就進入駕駛空間中「試駕」,給予前期調整建議,讓開發期程得以縮短。

另一個例子則是英國一間電鍍傳統工廠BEP。BEP在預計進行遷廠時,先將所有的機具與設備先進行3D掃描,把這些設備在虛擬空間內重建,模擬新廠區機具位置的布建與動線,再讓員工於VR環境中進入此虛擬廠區,進行新工作環境的熟悉、機具位置、工作流程的職前訓練,以及生產流程的狀況。

由於傳統機具設備一旦固定位置,要再移動就要花費巨大成本,因此先在VR環境中模擬新廠區營運情況,得以大幅度降低遷廠風險。

美國飛機製造商 Bell Helicoper,藉 VR 技術讓開發中機型提早「可視化」,使駕駛員在開發初期就能「試駕」。
圖片來源:HTC VIVE

貝爾飛行器及BEP的例子,都是將VR與既有的實體作業流程(如CAD設計、3D掃描等)結合,創造新的使用價值的案例,比起純VR的虛擬空間應用,更可能帶來新的應用思考。

此外,5G的傳輸頻寬,則可能成為VR的下一波啟動點。5G的頻寬可能解決目前VR設備重量的問題,將原本頭戴裝置中的運算單元,回歸到遠端的伺服器,並以串流方式即時將畫面內容傳送到輕量化的頭盔之中,讓更加要求即時性、高互動性的應用(例如VR直播、VR視訊會議)成為可能。

雖然VR技術一般較少被放在「企業轉型」的框架下被討論,但關鍵作業流程的導入,卻可能替企業省下成本,達到企業生產力的提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