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新冠肺炎疫情肆虐期間,人與人之間連最基本的社交都成為問題,而當各地逐漸解封,來到後疫情時代時,「約會」已不再是人們最重視的社交模式,相反的,人們開始尋求建立一段真誠的友誼關係。

疫情期間只能線上社交,疫情後人們渴望「朋友」互動

受到新冠疫情影響,全世界嚴格執行隔離政策,所有社交場所,像是餐廳、咖啡店、酒吧以及夜店等,全數暫停營業,一夕之間,人們失去平時交流、聯繫感情以及認識新朋友的地方,所有互動只能轉至線上,無法面對面地交流。 

shutterstock_271332911_man_friends.jpg
圖片來源:

現在疫情雖然已有趨緩之勢,也有部分地區逐步解封,但交友軟體 Hornet 執行長 Christof Wittig 卻表示:「要回到疫情前豐富的社交生活幾乎不可能。」如夜生活、體育活動賽事以及音樂演唱會等,幾乎不可能在短期內恢復原樣。

曾為 Tinder 和 Bumble 研究員的線上約會博士 Jess Carbino 說:「疫情造成的社會孤獨感,對人們影響巨大,會刺激他們使用可用的工具,去尋找友誼以及與社會聯繫。」

《Indian Express》指出,美國交友軟體 MeetMe 去年搜尋量最高的字正是「朋友」,由此可見,後疫情時代交友軟體將能不再只為尋找另一半的單身者服務,而「建立友誼」也逐漸成為用戶主要目的。無論單身與否,人人皆有社交需求,擴大了使用者範圍,也將驅使這些軟體推出更新穎的「交友服務」。

(延伸閱讀:【FC100】主打線下聚會的 Eatgether,為疫後「報復性社交」做了哪些準備?

「BFF」 逐漸成為市場趨勢 

各大交友軟體紛紛注意到這股渴望建立「純友誼」的新趨勢。根據 Imperial College London 調查顯示,有三分之一的關係建立是從線上 App 開始,無論是剛搬到新城市、大學畢業去外地工作,甚至是因為工作需要搬離家鄉到異地,這些人因為初來乍到沒有朋友,加上疫情關係,無法隨處社交,轉而選擇使用交友功能,進行友誼建立。

scrolling through mobile phone
圖片來源:

以交友軟體 Bumble 的 BFF(Best Friends Forever)功能為例,該功能在 2016 年推出時,曾被許多人認為這個強調「好朋友」的功能出現在約會社交軟體上略顯尷尬。沒想到,到了 2020 年 9 月,使用 BFF  功能者已佔據 Bumble 每月活躍用戶總數的 9% 左右,並持續成長中。

Bumble 創辦人Whitney Wolfe Herd說 :「在尋求關係連結中出現了一個非常有趣的趨勢,那就是對柏拉圖式關係的渴望。」看準這波「純友誼」商機, Bumble 正加速投資 BFF 功能 ,以拓展更多可能性。

交友功能將轉而著重個人興趣、話題

過去,大部分交友軟體用戶,或多或少會根據外表、距離來決定是否要與對象配對。不過,當一切始於單純交友,也許會變得不一樣。

(延伸閱讀:寂寞經濟大爆發!約會軟體蘊藏的數據價值,竟然比Facebook、IG更真實

專屬 LGBTQ+ 應用程式的 Hornet ,從今年 1 月以來推出短影音服務,內容包含同性戀族群的生活分享。講述他們在疫情期間,生活被打亂,如何正向面對,以及紀錄當地發生的事件或即時新聞,也有人提供心理健康建議,或者分享健身訓練菜單。

根據 PRnewswire 報導,這些改變,讓 Hornet 成為不再單以外表及距離為主的服務,逐漸轉為關注用戶個人興趣的社交平台。有些人單純因爲影片內容有趣,或有共同話題,進而聊天、認識彼此,並成為朋友。

跨越國籍和語言,交友軟體也提供即時翻譯服務

為了降低交友門檻,交友軟體扛壩子 Tinder 母公司 Match Group 在今年 6 月,斥資 17 億美元收購韓國社交媒體公司 Hyperconnect。

Hyperconnect 是一款於 2014 年推出的社交媒體服務,可以將一對一視訊聊天室中的人們隨機連接起來,並提供即時翻譯。他們在 2020 年上半年度,創造了 1,235 億韓元(約 1.115 億美元)的收入,有趣的是,高達 99%  用戶位於海外,並非在韓國。

Match Group 首席執行官 Shar Dubey 表示:「Hyperconnect 的先進技術,為下一代結交新朋友創造了新的方式,且不受國界和語言的障礙。」

當語言的障礙解除,線上交友的範圍便可跨越國際,市場也就更廣大。即時翻譯功能讓疫情下想建立友誼的用戶,能夠隨時聯繫到來自世界各地的人,進行愉快的交友經驗。

正如Whitney Wolfe Herd 所說,「人們渴望像疫情爆發前一樣,用面對面的方式交友。」隨著疫情逐漸好轉,交友軟體用戶最渴望的可能不是解封後的浪漫約會,而是與陌生人建立一段友誼。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