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動駕駛掃描車的人性化應用,4 大情境打造智慧城市

0
562
Scanauto gemeente Amsterdam。 圖片來源:AMS

人工智慧、自動化、大數據與感測技術的應用,有望協助解決智慧城市中現有與近未來的種種市政開發難題。但如何尋找適用的應用情景,並在蒐集數據的同時,負起符合社會價值期待的責任,是引入新科技必面臨的挑戰。

自動掃描車,協助市政開發

2015 年,荷蘭各大城市引入了「掃描車」,期望能夠協助增進市政管理的效率,首個應用的情景,便是協助警方巡邏,主要任務為替違停車輛開單。比起傳統警力只能一輛一輛逐個開單,掃描車一小時內能檢測 1,400 輛車的車牌,辨識車輛是否超時或違停。

實施 4 年來,確實有效提高了管理效益,以首都阿姆斯特丹為例,違停罰款收益上升了 61%;另一大城市烏特列支市政調查則顯示,掃描車的實施大幅改善了機車違規停放的問題。(沉浸式技術助攻,智慧城市又開始動起來了!

城市數位化計畫

放眼下一步,阿姆斯特丹都市解決方案研究中心(Amsterdam Institute of Advanced Metropolitan Solutions,下文簡稱AMS)進一步開發自動駕駛掃描車的可能性。

自駕掃描車應用屬於 AMS 城市數位化計畫(Responsible Urban Digitalisation)中的一環,專注思考如何運用新科技所蒐集的市政大數據,協助政府針對犯罪、環境污染等城市問題加以改善,發展以市民需求為中心的智慧城市生活。(Level 5 無人車轉向發展,哪些場域應用商轉最快?

在自駕掃描車的案例中,AMS 與建築科技公司 UNSenses 合作,以「如何讓掃描車更加人性化」為題,共同探索更多元、友善鄰里的應用情境。在討論中,透過市民參與,將大眾意見規整出五項大眾價值(Public Value):透明公開性(Transparent)、合法性(Legible)、可依賴性 (Relatable)、可否決權 (Contestable),以及可採取行動權 (Actionable),並以此為基礎討論出不同未來應用情境。

五大大眾價值,作為探索掃描車未來應用情景的設計原則。
圖片來源:UNSense

情境一:既有應用的改善

情境一來自市民的意見反應,在既有違停案例中,部分市民認為掃描車的客觀開罰少了通融餘地與可否決權。為此,此應用情境設想出市民若能透過手機端留下通知,多了與自駕掃描車進行人性溝通的可能性。

情境一中,市民能在短暫離開車輛時,能留下短訊,與掃描車進行人性溝通。
圖片來源:UNSense

情境二:站在掃描車的視角

另一大宗的市民意見反應在於無法理解掃瞄車的掃描目的,部分市民認為,掃描車感覺像是剝奪隱私權的監控行為。因此,在此情境中,設想市民能透過掃碼,理解不同掃瞄車的任務,及如何蒐集、利用數據,未來掃描車運用於更多元的目的時,也能提高透明公開性。

情境二中,市民能透過掃碼,了解掃描車的任務目的與蒐集數據的用途。
圖片來源:UNSense

情境三:與自駕掃描車人性化溝通

同樣秉持著透明公開原則,情境三則設想如何以聊天機器人(chatbot)方式,與300公尺內的掃描車進行對話,以更加了解掃描車蒐集數據的目的與行徑路線。

情境三中,市民能和掃描車如同鄰居一般聊天,提高對其接受度。
圖片來源:UNSense

情境四:成為政府與市民溝通的橋樑

最後一個情境,則著眼於掃描車在鄰里間的機動性,讓掃描車不僅是法規的實施者,更成為鄰里間蒐集市政意見反應的大使。設想若政府在掃描車上顯示市政議題調查,讓路過市民能利用手勢投票,表達意見,透過這種應用,也能進一步促進市民對於掃描車輛的信任感。

情境四中,掃描車不僅僅是市政管理的執行者,更成為市民與政府溝通的橋樑。
圖片來源:UNSense

如同城市數位化計畫主持人 Thijs Turèl 所言,城市數據的應用在提高管理效率之外,還有更多的可能性等待發掘。從自駕掃描車的案例借鏡,新科技的導入不該止步於技術上的開發和法規上的落實,如何從以人為本的價值進行探索,是創造更有善包容智慧城市不可或缺的推動力。